梧桐与松

借我(abo)

半只茸兔兔:






1.




王源在房间里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等着王俊凯,一直到快傍晚,王俊凯才回来,一手拿着给王源配好的抑制剂,一手拎着晚饭。




王源伸手接过抑制剂,去外面靠着墙轻车熟路给注射了一针,然后闭着眼睛缓了会儿,适应冰凉的液体从血管遍布到全身。




进来后王俊凯已经把饭菜摆好了,王源看着桌子上整整齐齐的饭菜,不知怎么突然想夸一句俊俊越来越贤妻良母了,于是慌忙向下撇着嘴努力憋了憋,还是没憋住唇间淡淡的笑意。




王俊凯抬起头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心里像被一团小棉花一头扎进来似的砰砰跳了两下,他咳了一声,招呼王源坐在吃饭,顺带把资料下午总结出来的资料跟王源分析起来。




原来这些原住民之所以不愿意搬家,是大多家里的Alpha在外打工,自己没有做主的权利,于是死咬着要等自己的Alpha回来。




其实公司合约也签好了,安顿好了这些Beta以及Omega的后续住宿问题,也给予了一定的补偿。主要就是几个游手好闲的人兴风作浪,想多得一点钱,所以大多数不知情的村民也跟着煽风点火起来。




王源一边听一边认同王俊凯的说法,顺便圈点出了几个当时就比较难搞定的刺头,王俊凯点点头不去拆穿,假装没看见偷偷王源趁着说话偷偷靠近一点的举动。




吃过晚饭后尴尬的就来了,因为几个Alpha负责人和Beta助理都分别住在特别安排的地方,而整个下午王源没有出过这间屋子,导致YIN的工作人员大都还以为他是Beta,并没有太过在意。




王俊凯看出了王源的踌躇,出声安抚:“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你就今晚就住这里。”




包工头办公室里的沙发说大也不大,但是如果两个人要挤,也是可以一起睡在沙发上的,王源琢磨着这么晚了王俊凯应该不会在去住的地方,而且把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儿,且不念两人曾经的交情,就算是一个不认识的Omega,凭王俊凯的善良程度,也不会把他丢在这儿独自过夜的。




那……是不是要共处一室啊,王源有点儿慌,又明明白白的知道心里那点躁动却不光全是害怕。




结果王源自己还没说服好自己,就看见王俊凯抬着两根长椅就往门外走,他有些懵,心想着王俊凯这是要睡哪儿,一不留神就问出来了。




王俊凯以为王源是在害怕,安慰他:“别怕,我就在门外。”




“我没有…”王源解释道,“你可以在这里…”




“王源”王俊凯打断他没有说完的话,扯出一个不太好看的苦笑,“我是个Alpha。”




如同一个晴天霹雳,把王源所有想说的都话打得四分八裂,如鲠在喉。




2.




晚上照例大家一起吃饭汇报工作,王俊凯一个人在房间处理资料,王源正寻思着要不要打包回去,就听一旁王俊凯公司的一群助理八卦,说王总监这么拼,是不是谈恋爱了。




王源夹菜的手一抖,碗“哐铛”掉到桌上,他思绪有些混乱,甚至没来得及为自己找出失态的借口。好在饭桌上声音比较嘈杂,没什么人注意到他。大家都更看中枯燥工作之余的小乐趣。





一位Beta环顾四周,神秘兮兮开口地:“总监可能是想真早点回去吧,来这也不知怎么了,买了一大堆抑制剂,时不时就给自己来一针。”




“对啊,原住民的Omega基本是被标记过的,咱这里面又没有Oemga,总监他不会是,发情期到了吧?”




“你有病啊”有人向那人扔了双筷子,“Alpha发什么情?”




接下来的话王源也不知自己有没有听进去。




这两天他和王俊凯都在外头跑,分开去征求原住民的意见,一间办公室,他睡在里面的沙发,王俊凯睡在外面的椅子,早上自己打开门的时候王俊凯也已经整装待发,虽然还是一丝不苟的样子,但是眼睛里的血丝和不易觉察的疲倦还是让王源有些难受。




抑制剂么……




还是发情期?





3.




他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裹着雪白雪白的被子打了个滚儿,只漏个胳膊腿儿在外面,末了又觉得不够,将被盖一股脑掀开来。



短袖短裤也档不住青涩的身体,洗过澡之后青春的味道慢慢萌芽,露出的白皙皮肤让人躁动不已。



王俊凯尽量把脑袋撇过去不去看他,却暗暗掐了自己的虎口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的时候王源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




王源看他这大半天终于舍得理自己了,舔了舔嘴唇,委屈得不行:“你挨着我睡,都不标记我――”




他的头耷拉下去,支支吾吾的话就像毛茸茸的头发一样在他心坎上挠痒痒


“你是不是讨厌我啊……”




――怎么可能讨厌你



――明明现在就已经忍不住要标记你





心里的念头不停的在头脑里翻滚着叫嚣呐喊,简直比理智汹涌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翻身把人给按下去,那人还是笑嘻嘻的,以为会看到他得逞的笑容,却在看清楚样子后怔怔得不知道下一步动作。




因为这人居然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原来已经在没有他的日子变成大人的模样了。和那时的反应不同,他的双眼紧紧闭着,似乎有些害怕,睫毛不停地颤抖,眼角都烧红了,而那副明明有些害怕却把全身心信任自己并且予取予求的模样,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是长大后的王源,准确的说,是二十四岁的王源。



王俊凯“噌”地从王源身上坐起来,梦境和现实相重合,他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把王源扑到沙发上的,而王源也是愣愣样子,仿佛丝毫不知道反抗。



王俊凯生气地问王源是这是什么意思,看见王源低着头无辜的样子更生气,正准备发火,却在看见王源脖子上密密麻麻的痕迹时怔住了,明明自己才是刚刚突然把王源拉到身下的罪魁祸首。




也许王源是反抗过的,却没办法扯醒沉溺在过去里的自己,只好放弃反抗被压着欺负。




王俊凯手握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沙发,骂了一句脏话,然后猩红着双眼跟王源道歉,王源还是低着头不说话,身高差的优势使得王俊凯几乎能清楚地看见王源脖子上细小的茸毛。




罢了,他又舍不得了,那是他的兔砸,就算抢了他的胡萝卜咬了他一口甚至跟着别的狮子老虎跑了那也还是他的小兔子。




反正胡萝卜也是只给他准备的,反正他这辈子从头到尾也只有这一只且唯一爱的一只爱的兔子。




于是他心软了,决定再退一步,不让他的小兔子为难。




“算了……我先出去了,你把门锁好。”



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往外走,半道上被王源拉住了。



王俊凯皱着眉头转身,看到王源抬起头看着他,嘴唇已经被纠结地咬得通红,眼神却坚定。




“有一个奶奶,啊不对,有好几个,说看我白嫩白嫩的,我明明晒黑了呀……”王源嘟囔着看看自己的肤色,“反正就说要帮我说个对象。”




“反正没办法拒绝,然后我就说啊,”王源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我已经有Alpha了”




“那什么,我也没撒谎,买卖不成仁义在撒。”




王俊凯盯着王源默不作声,王源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居然胡乱驺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尾的成语来。




王俊凯心还软着,所有所思的样子没有平时的威慑力,在王源眼里成了半懵半醒,他鼓起勇气趁火打劫




“所以一起进来睡吧,还有从明天开始一起出门,我给你当助理也可以的。”




王源小声给自己肯定:“恩,当助理也可以的。”





4.




“王俊凯先生就是我的Alpha啊。”王源跟面前的原住民介绍,眼睛悄悄弯成了月牙。




“噢,奶奶他昨天看文件太晚了,我就说让他早点睡的。”




王俊凯按了按太阳穴,完全无法反驳,也无法告诉王源他觉得两个人一起睡比自己一个人睡椅子还更折磨人得多了。





这两天早上王源都呆在房间里不肯走,说抑制剂效果不太好,王俊凯闻过来闻过去一脸纳闷觉得挺好,王源的脸立刻皱起来,鼓成一个包子。




看着王源委屈的样子王俊凯一秒钟心软,只得叹口气然后把王源拉过来抱在怀里,直到把王源闷得满脸通红才放手。



有时候谈判遇到Alpha,王俊凯则会释放一点信息素,还是像从前的阳光和大海的融合,和煦又温暖,让王源舒服得懒懒地角靠在椅子上,看王俊凯对别人公事公办。





最后要走的时候反倒善良的原住民们舍不得大家,邀请他们大家一起留下来吃大锅饭,还真诚地说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人很配。




其中有一位儿女都在外面的孤寡老奶奶,王源格外照顾她,临走时特地把王源叫到家里,送给他和王俊凯两枚银戒指,说是自己家里传下来的。但是王源觉得太贵重了,怎么也不肯要。



看王源拼命推脱的样子,奶奶有些难过:“可能是你们年轻人都不喜欢这种老东西了,我儿子女儿都不要,这也是我结婚时我婆婆送给我的……”



眼看老奶奶情绪越来越低落,王俊凯从后面伸手接过去:“我觉得挺好看的,简单才是最好的。”



王源也在一旁拼命想安慰的方法,最后实在是想不到了,只能用胳膊撞王俊凯,示意他帮帮忙,半天没有得到回答,王源扭头一看,王俊凯正在往手上戴,又因为尺寸问题皱眉头,感受到王源的目光后抬起头来,一副你有什么问题的表情。




很久没有看到王俊凯呆呆的样子了,王源心里软乎乎的,觉得这样的王俊凯可爱得又撞到他心里他了,王源傻乐傻乐地把戒指带上了。



TBC


下班回来写到一半被叫出去喝酒了,回来之后写完就总觉得画风不对了


以前喝酒都是“XX(我的小名),干了!”


现在是“王老师,我敬你一杯撒”


这种感觉有点神奇

评论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