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与松

【凯源】叛逆21-22

抹茶蟹圆子:

爱斯基摩人爱养猫:



叛逆01-02  叛逆03-04  叛逆05-06  叛逆07-08  叛逆09-10  




叛逆11-12  叛逆13-14  叛逆15-16  叛逆17-18  叛逆19-20








21








王俊凯特别不平衡了,作为学习委员兼语文课代表的男朋友,竟然连晚交作业这样的特权都没有,他觉得这是个没有人情味的世界。




亏他昨天半夜爬起来做英文作业,第二天去接王源的时候他还问自己怎么没睡好黑眼圈都出来了。








王源忍着笑问他:“那你英文作业做完了没啊?”








“做完了啊。”








看着他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王源还是有些心疼:“表现不错,口头表扬你下。”








王俊凯推着单车有些期待地问他:“口头表扬是亲一个的意思吗?”








“显然不是。”








“哎…”




一个王俊凯垂头丧气。








王俊凯不仅觉得心里不平衡,更是有些憋屈,明明都正式开始耍朋友了,要亲亲不了,要抱抱不了,要拉拉手都不行,最次最次,想晚交作业都不行,王源对他的态度还更不好了,这可是做的什么孽啊。








“王俊凯,交作业。”








王俊凯冲王源一挑眉:“快把你的给我借鉴下。”








“不行。”








“我们俩关系都这~么好了,看下你作业应该没啥吧。”王俊凯说话的时候故意冲王源挤眉弄眼的,整个人神态表情都极度夸张,看周围没人注意他,还想趁机掐王源小手。








“啪!”王源毫不留情打了他手背一巴掌,“别乱动。”








“不让我抄作业就算了,还不能让我行使下我的男友权益吗?”王俊凯蹙着眉倒也没有真不高兴,他自己也知道在学校里过分亲密是不太好,其实也只是逗逗王源过瘾而已,反正日子还长,没什么热豆腐吃不到的。








王源神色缓和了许多:“你作业交了再说。”








“语文作业真的做不完。”王俊凯趴桌上和他嘟囔。








王源盯着他,真是烦他这种撒娇:“行,那我下节课再交,那你把英语作业交了吧。”








“啊?”王俊凯愣住,“你又身兼英语课代表了?”








“总之你给我,我帮你交。”王源也觉得这样的解释不太说得通,想了会儿又说,“你趁课间好好补觉吧。”








王俊凯简直受宠若惊,赶紧递上去自己的英文作业,享受王源对他的特殊照顾,这下子总算感受到一点点儿男友爱和男友情了,全然忘记自己睡眠不足就是因为半夜起来写英文作业搞的鬼。








王源随便翻开王俊凯的英文练习册,整篇都是龙飞凤舞的ABCD,看久了觉得伤眼又赶紧合上了,斜眼看见林瑜踏着小步子过来了,王源起身把她拦了下来。








“王俊凯作业。”王源递出去。








“他…”林瑜盯了一眼正趴着熟睡的王俊凯,又把目光挪回王源的身上,“他作业怎么在你这里。”








王源几乎没怎么想:“落我家了。”








“哦。”林瑜失望着又瞧了一眼王俊凯,十分不情愿的从王源手里接过王俊凯的作业,走了走了还一步三回头呢。








王源瞅她那样子,心说你看什么看,那他.妈是老子的人。








可不是谈恋爱误事嘛,周一的上午王源又忘记把语文作业交到老刘头办公桌上,他和王俊凯又因为一模一样的原因,被老刘头训斥了第二次,然后再一次被罚中午在办公室里改完全班的语文作业。




糟心。








明明是被罚,王源还觉得王俊凯挺开心的。








“王源儿,你看在这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就我们俩坐在一起…”








王源改着作业头也不抬:“你想干嘛?”








“我能亲你一下吗?”








王源虽然大概都猜到他想说什么,却还是差点没笑出声,他尽力保持住表情:“咱能别白日宣淫了吗?”








王俊凯忽然激动起来,说起话来虎牙都藏不住:“真的真的,你不觉得特别刺激吗?”








“作业都没改完。”




他也没反驳。








“你还有几本?”








王源粗略数了一下:“还有一组的。”








“我帮你改!”等不了王源说什么,王俊凯把剩下的一叠全部拿了过去,翻开练习册伸手就在上面画波浪形状的红勾。








王俊凯在办公室里转了好几圈,怎么都没物色到一个合适的打啵场所,最后还是拐到老刘头的办公桌前,盯着桌下的空间眼神发亮。








“就在这了!”








王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和他一起犯蠢,即便现在还没开始,他就已经开始紧张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耳根有没有敏感地发红。




“真的要啊?”








“当然要,”王俊凯看王源有些退缩,“你不能反悔!”








王源身形小,蹲一下就进去了,他稳稳地躲在办公桌下,三面都被包围着,只有面前大开,他又往里面缩了缩,仿佛这样更有安全感。但无论他做什么,跳动的心脏都在告诉他,他很紧张,却也真的很刺激。








接着,他看着王俊凯单膝下蹲,一手还放在桌上,一手伸入桌下缓慢抚住了王源的后颈,他先是发痒地浑身颤抖,然后被他温热的手掌安抚了不安的神经。




王俊凯坏坏的提嘴笑着,身后午日的阳光直直地打了下来,他逆着光一点一点朝王源靠近。王源的眼睛发花,心跳又加速了一些。他的心跳从来没有这么快过,因为害怕被人看见的心惊胆战加持了肾上腺素的分泌,让他误以为这样猛烈的跳动,全然是为了王俊凯而来。








喜欢他。




在他们藏在办公室桌下接吻的时候,王源觉得他可能真的疯了。












22








追求刺激感这种事,也许真的会上瘾,从那次之后,他们的接吻地点拓展了无数种可能。








第二次,是午休时候第二教学楼顶楼的高台,他们站在学校最高的地方有种睥睨万方的神气,王俊凯拉着他接吻,王源起先还万分谨慎觉得楼下的人只要抬头就能看见,王俊凯却安慰他说看见又怎么样,这么远又不知道我们是谁。




王源无一例外的又被他说服了,新鲜感、刺激感以及恋爱的沉迷,都让这两个尚处在叛逆期的少年头晕目眩。








第三次,行政楼,离校长办公室最近的安全通道里,王俊凯把王源抵在墙边很久,偏偏要等到有脚步声靠近的时候才坏笑着吻了上去。




一门之隔的另一个空间里,校长和不知道那个主任正在讨论高三年级第四次模拟考的成绩,而这边王俊凯故意把手伸到王源的校服里掐他的痒痒肉,王源害怕自己发声只能吻他吻得更紧。








第四次,下课时间的厕所隔间。








第五次,无人注意的操场角落。








第六次,第七次…








像是要让整个校园都充满这种甜蜜的记忆一般,他们不停地去探索可能的地方,谣传里闹过鬼的实验楼、落满灰尘的器械室,本来王俊凯还说旗杆下也去戳个章,最后他俩站在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下行了三分钟注目礼,实在被内心那股崇高的敬重感击败,这也成为了他们俩一直没能克服的难题。








这种永无止境的尝试被即将到来的月考彻底击败,王源决心要打破谈恋爱影响学习的魔咒,月考前一周开始清心寡欲,王俊凯一人也觉得无聊忽然想到一件事,趁午休时间到门口便利店买了一包各式各样的巧克力,还都是特甜的那种,统统给塞到了王源的课桌里,希望他能在学习之余发现这意外的惊喜。








谁知道一个下午王源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是在受不了,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候看着王源在黑板上写各科作业,特别做作地跑到王源的位置上,掀开他的课桌,大着嗓门儿吼了一声:“王源儿,谁送你这么多巧克力啊!”








王源闻声转过来,盯着王俊凯一脸“是我是我”的样子真想把手上的粉笔扔他脑门儿上。








“哇塞,巧克力!”




“女生送的吧。”




“谁给王源表白了!”




“是不是隔壁班那个秦珊珊,听说她暗恋王源来着。”




“是吧是吧,我也听说了。”




“巧克力啊,好想吃。”








大家凑热闹一般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抖弄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八卦趣闻,而这件事的绝对男主角王源却一直一脸地无奈盯着万分渴求他关注的王俊凯。








晚上回家王俊凯心满意足地看着被自己投食的王源吃着巧克力,即便像王俊凯这样不喜欢吃甜食的人都被他勾出了食欲。








“好吃吗?”








王源大咬一口:“还成吧。”








“那我明天还给你买。”








“天天吃也得吃腻啊。”王源剥开一个费列罗递给王俊凯,“你吃不吃?”








王俊凯迟疑了一下,还是张了嘴:“啊——”








“明天不要巧克力了。”








“那你要什么?”王俊凯咽下费列罗,甜是真甜,不过没有心里甜。








王源冲他眨眼:“想吃冰激凌。”








“这天气吃冰淇淋,你不怕肚子疼?”王俊凯抵抗住王源的眨眼攻势,异常艰难地拒绝了他。








“那我不要了。”








“啧,”王俊凯咂嘴,心说真是惯的脾气,“给你买,不过就一个。”








王源喜笑颜开,走路都快了两步:“要八喜的。”








“诶,对了,”王俊凯忽然严肃,“秦珊珊是谁啊?”








王源显然对这个名字也并不是特别熟悉,还偏头想了想:“老刘头教的另一个班的的语文课代表吧。”说完他瞧了瞧王俊凯踢着石子走路的样子,笑着说:“不开心了?”








“嗯,觉得刚咽下去的巧克力都是酸的,你说我是不是得去找便利店老板退货?”








王源心想你这就酸了,我天天看着林瑜在我眼前转悠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想完他自己又抿了抿嘴,王俊凯这人什么心情都摆在脸上,一点儿不开心了谁都能看出来,而王源自己呢,暗地里吃着这么多醋王俊凯这个一根筋还什么都不知道。








“王俊凯。”








王俊凯侧头看他:“嗯?”








“你能离林瑜远点吗?”








“林瑜?”王俊凯摸不着头脑,怎么说着说着提到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但他也没多想,不就是一个班上没啥交情的女同学嘛,顺口就答应了:“行啊。”








王源挑眉:“你不问为什么?”








王俊凯听话着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王源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就被他气着了,没好气回了一句,“不知道。”








王俊凯懵了,这是怎么又惹到他了?












TBC.




*除了小日常啥也不会写*


评论

热度(60)

  1. 梧桐与松抹茶蟹圆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抹茶蟹圆子爱斯基摩人爱养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