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与松

乌克丽丽,说我爱你(短篇完结)

凯源is real:

写在前面:都是假的,认真你就输了。

背景梗概:王凯利,马思远和千智赫是国内知名男团添福宝成员。王凯利和马思远是恋人关系,因为粉丝原因分手又复合的故事。





不是每一份金诚所至,都会有金石为开。



2024年元旦,马思远坐在奥地利飞往中国重庆的航班上。



多久没回来了啊?马思远翻开自己的平时记事的小本本,上一次和王凯利见面还是他二十岁生日会,一别就是五年,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前两天还在上课的学校门口看到那人的新电影宣传海报,深蓝色的西装外套,水冰月的心形刘海,手持法杖,头戴皇冠,和记忆里好像没什么差别。



有无数人问过马思远,为什么要在最红的时候选择离开,一个人来到国外,过无人问津的求学生活。



从顶峰跌到谷底,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不是他的星途受挫,而是心里的那个人变了,变得面目全非,面色可憎。


马思远一直自信自己和王凯利是互相喜欢的,从十三四岁的青涩懵懂到十八九岁的稳重,一路走过来互相扶持互相鼓励,最后却因为这种不堪的原因选择分手。


2019年9月21日,王凯利二十岁生日会,全国轰动,前期是因为土豪粉丝的生日应援,后期是因为生日会的安保措施不到位,导致队友从升降台上摔下来受伤。



那天的情景马思远记忆犹新,王凯利在上台之前拉着他的手说




“远远,等生日会结束,我们就去冰岛,去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和公司都请好假了,等我好吗?”



“好啊!”



这好像是他们最后以情侣的身份说的话。



王凯利上台之后过了一个多小时,马思远和千智赫乘升降台上舞台给队长送祝福。



马思远刚乘着升降台探出脑袋就听到外面粉丝的呼声,不过都是不好的罢了,现在的粉丝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直接喊着两个队友的大名让他们离自己的爱豆远一点。



马思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舞台上的王凯利,皱着眉头,看着底下的观众。



升降台缓缓上升,预定的流程是马思远和千智赫去抓挂在舞台中央上方的大盒子,里面装着他们送给王凯利的二十岁生日礼物。



就在马思远伸手的一瞬间,从观众席飞来了一把尖锐的美工刀,马思远本来抓着的乌克丽丽应声落下砸在舞台上,一起落下的还有升降台和为了躲避美工刀的马思远自己。



舞台上乱成一团,千智赫匆忙从升降台上跳下来,主持人和助理冲上舞台察看马思远的伤势,闹剧的主角王俊凯第一反应却是走向观众席让粉丝不要慌。



马思远晕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王凯利对着粉丝喊的



“大家不要乱,小心一点。”



马思远被紧急送往医院,王凯利的生日会也不得不被迫停止,公司对外界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危机公关,通稿发布称活动场地提供方检查出现纰漏,升降台出错导致马思远后脑勺撞击地面受伤。



马思远在医院里躺了两天,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医院病房惨白的天花板,也许是睡了太久的原因,脑袋晕晕的,但还是听到了外面他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求你了,不要再过来了,放过远远好吗,他真的太无辜了,医生都说了能不能醒过来要看天意,阿姨希望你放过他好吗,求求你了,真的……求求你了……”



马思远愣了一下,外面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熟悉带着一点点沙哑,是王凯利



“阿姨……我知道我现在不该来,这次事情是我粉丝的错,我也找到了扔美工刀的那个人,可是公司的意见是不要闹大,这样对我和思远都不好,阿姨,我也希望你理解理解我的难处,让我进去看看他好不好,一眼,就一眼……”



两个人还在外面争执,病房里的马思远动了一下,旁边桌上的玻璃杯砸在了地上,清脆响亮。



马思远妈妈听到声音冲了进来,跟在后面的还有王凯利。



马妈妈看到马思远醒了赶紧按了呼叫器,病房里乌泱泱的挤满了医生和公司里的人。



医生给马思远大概检查了一下,说没什么大碍,应该没有伤到脑神经。



医生话音刚落,马思远却突然开口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都要围着我?”



本来松了一口气的一群人嗓子都吊到了嗓门眼,几个医生把马思远推到检查室,又是脑CT又是智力检查,折腾了一下午,终于下了结论,选择性失忆,简单来说就是智商没问题,从小学到大学问什么答什么,但是对所有身边的人都失去了记忆,上到自己的老妈,下到家里的宠物狗嘟嘟。



所有人都花很长时间来消化这个结论,马思远妈妈不死心的坐在他面前问了整整一天,得到了都是同样的回应



“我真的不记得了。”



公司上层召开紧急会议,给马思远办理了出国,对外宣称马思远身体已无大碍,但是因学业需要,出国进修,所有行程暂缓。



马思远临走前在机场见到了跑的狼狈的王凯利,四目相对,谁都没开口,安检处响起了提示音,航班要起飞了。



马思远先开了口



“走吧,我们是陌生人了。”



说完就拖着行李箱走向了安检处,淡出了王凯利的视线。



刚来到国外的那一年,心里的阴郁加上对环境的不适应,马思远基本上隔三天就要去一趟医院,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打击让他喘不过气。



为了阻断自己对王凯利的念想,马思远来到国外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电话卡下了扔进垃圾桶,换上新的卡给父母发了条短信报了平安。



第一年的除夕夜,马思远在学校一直待到傍晚,回到公寓意外的看到了门口那个熟悉的人,对方裹着风衣直打哆嗦,看到他老远的就喊了起来



“马思远,你怎么才回来,冻死我了都。”



马思远跑过去用钥匙打开门,把他拉进屋里,房间里暖烘烘的壁炉烤的暖暖的。



“千智赫,你怎么找过来的?”



“哥,你先给我倒杯热的,我现在……哆嗦的都……说不出来话了。”



马思远到厨房拿杯子到热水,千智赫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觉得有什么硌得慌,用手从衣服下面掏出来一盒氟西汀。



千智赫愣了一下,马思远已经端着一杯热水出来了,他下意识的把药塞到了沙发的缝隙里,接过杯子,喝了一大口



“妈呀,活过来活过来了,你可不知道我在外面给冻的和狗一样,这地儿比东北还冷。”



“是啊,太冷了,你还没说你为啥过来呢?他让你来的?”




“不是啊,我新电影宣传,前两天去看叔叔阿姨,问他们要的地址,再说了,王凯利那儿你还是选择性失忆呢。”



马思远低着头没说话,千智赫接着自己念叨



“我说,你怎么比走的时候又瘦了,没人看着你也要吃饭啊,身体是自己的,阿姨如果看到你这样不得心疼死啊,真的要照顾好自己。”



“嗯,知道了。”



“别不当回事,真的要好好……”



“不说这个了,你现在怎么样啊?”



千智赫愣了一下



“能怎么样呢?组合现在也不接活动了,我和王凯利接的都是个人资源,新电影宣传,满世界跑。上次生日会的视频有粉丝露出去了,王凯利唯饭被rs了一顿,现在消停了不少。”



“嗯。”



“你不好奇那个扔美工刀的粉丝怎么样了?”



“不想知道,怕知道了更难受。”



“王凯利好像单独约了她,把人狠怼了一顿,那人出来就脱饭了,往死里黑他。”



“和我没关系了,你来这儿待几天,要不要出去转转,我这儿也没啥好吃的,带你出去吃点国外美食,荼毒荼毒你的中国胃。”



“不了不了,我可不想出去被冻死。”



千智赫留在公寓吃了顿晚饭就走了,明天准备飞下一个城市,深夜的房间里又只剩下马思远一个人。



打开平板,点开一年多都没上过的微博,对话框里挤满了各路好友的关心和慰问,置顶的那条99+,最新一条居然是一个小时前才发的



添福宝—王凯利:睡了吗?晚安,一切都会好起来。
是啊,一切都会好起来,地球不会因为你难过就停止转动不是?



接下的几年,马思远潜心学业,学习之余还开始了文学创作,这次回国就是为了拍摄他的处女作《渝城竹马》。



2024年1月15日,《渝城竹马》正式开机,这部电影的阵容之强大,让人无法想象,著名导演黄生沉寂十余年再度出山,编剧是之前人气颇高的歌手马思远,光这两点就足够吸睛,两位主演也是国内的流量明星。



外界的关注并没有影响到拍摄,几乎封闭的环境是黄生导演的一向作风,拍摄期间禁闭一切舆论消息。



拍摄周期三个月,五月份电影杀青,六月七月宣传和后期制作。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八月份电影正式在各大院线登陆,首日就票房破亿,豆瓣电影点评高达9.1分,微博知乎各种刷屏。



无论粉丝还是路人,都纷纷表示这部电影值得一看,著名毒舌影评人刘生居然也给出了好评,说从这部电影里看到了自己青春的缩影。



王凯利从马思远回国的那一天就开始各种骚动,想去找王源把之前的事情说清楚,奈何人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进组,一进就是三个月,还是那种管的麻溜严的组。



好不容易等杀青,马思远又全中国跑着宣传,怎么抓都抓不到人。



等电影第一天上线,王凯利就从网上订了票,挑了个犄角旮旯的小电影院,定了凌晨的场子。



全副武装的推开电影院大门,因为没吃晚饭买了一桶爆米花,进了影厅发现果然没几个人来看这么晚的场,只有两个看起来三四十多岁的阿姨坐在后排。



电影开始了,王凯利摘掉口罩,一边吃爆米花一边关注剧情。



开头是蓝绿色的底景,白色的四个大字“渝城竹马”。第一个镜头是在一个吵吵嚷嚷的重庆小街上,两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一个骑着自行车,一个坐在后座,风掀起少年的衣角,背景音乐是熟悉的《夏秋》。



剧情不算复杂,就是两个小男孩儿一起从出生相识,一起成长,你抢我吃的,我抢你喝的,一直吵吵闹闹的到了大学。



电影看到一半,影厅门突然又开了,外面走进来一个男生穿着格子衬衫,黑色长裤,拿着电影票找到王凯利正后方的位置坐下了。



电影里的两个小男孩上了大学,年龄稍大的那个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女朋友是政府高官的女儿。虽然谈了恋爱,但大的还是对小的那个很好,女朋友吃醋,经常和男朋友吹耳边风,说小的那个坏话,久而久之两个人也就渐渐疏远了。



大的那个要过二十岁生日了,小的那个去参加在ktv里的生日party。



一群朋友和调侃大的和小的,说大的从小就宠小的,比女朋友还宠,小时候还为小的打过架,胳膊上留了个疤。



大的女朋友把小的从ktv包厢里喊出来,各种威胁他不要再靠近大的,说他们马上大学毕业就要结婚了,最后还留下了一句话



“你就算喜欢他又怎么样?他不过把你当弟弟而已,在这种权利的世界里,你能给他带来快乐,我能给他带来钱,带来工作,带来权利,你怎么样,都斗不过我,所以趁早放弃吧。”



小的一个人蹲在厕所门口哭了,等party结束,大的出来看到小的,问他怎么了,小的从伸手掏出一个小小的乌克丽丽,塞到大的手里说



“哥,这是送给你的二十岁生日礼物,我要出国了,祝福你和x姐,你们会幸福的。”



电影的结局是小的出国了,大的毕业之后结婚,结婚典礼上小的没回来,但是录视频祝福,用乌克丽丽弹了一曲《夏秋》。



多年后,大的有了孩子,有一天孩子从箱子里翻出来了小的送他的乌克丽丽,问父亲



“爸爸,这是什么啊?”



“这是……爸爸朋友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



孩子好奇心强,把乌克丽丽翻了个遍,突然指着内侧的一行文字问父亲



“爸爸,这里面有字。”



镜头拉近,内侧的一行字是大的名字,后面还有一句,我爱你。



影片戛然而止,放起了片尾曲,王凯利狠狠的剁了两下地,自己果然是傻逼,当时怎么会相信马思远选择性失忆呢,怕是脑子不太好吧。



影厅的门开了,王凯利往外走,他急着去找马思远解释,一回头却发现后排的那个人没动,跟着在哼片尾曲《明天你好》。



清爽又熟悉的声音。



王凯利出了影厅门,堵在电影院门口等了一会儿,果然看到马思远从里面出来,赶紧伸手拦住



“远远。”



马思远愣了一下,把他手打掉



“你谁啊你?”



“你别骗自己了,你什么都没忘,只是不想见到我对不对?这部电影的原型,也是咱们俩吧?”



马思远知道瞒不过去了,居然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是啊,就是不想见到你,电影的原型你倒不必往自己脸上贴金,不是你也不是我,天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去睡吧,不然明天活动有黑眼圈,被粉丝扒出来你半夜跑过来看我电影,指不定怎么diss我呢。”



马思远说完就要往外走,又被王凯利给拦住了



“远远,我承认,那件事是我不对,我当时也想冲上舞台去看你,可是粉丝……”



马思远一下子火了,扒拉开王凯利的手



“不要再提那件事了,我们谁也不亏欠谁的。”



王凯利的手终究是放下了。



2024年9月20日,马思远收到王凯利的短信:远远,明天我生日会,希望你能来参加,就算是以好朋友的名义,可以吗?



2024年9月21日,上午9点21分,生日会准时开始,第一首《绿光》就把粉丝给唱懵逼了,绿色是马思远的应援色啊,这么多年了,王凯利还是没放下。



接下来的几首歌全是王凯利和马思远曾经合唱过的,从《蒲公英的约定》到《大手牵小手》。



终于到了快结尾的互动环节,王凯利读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给所有爱我的人



今天是我二十五岁生日,感谢你们的一路相伴,从出道到现在,一步一步的把我送上更大的舞台,你们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在今天我还是要再提那个你们不愿意面对的人,那个可以被称为我生命之光的人。



他的陪伴比你们还要长远些,从没出道时候的路边ktv练胆,到火了之后的各种行程通告,有他在身边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很快乐。



可是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变了,我更在乎你们了,可能是因为,你们能把我送上更大的舞台,满足我越来越多的虚荣心了吧。



所以当他因为你们受伤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下来护着你们。



后来他出国了,大概是因为心死了,我很愧疚,我躲在暗处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换位思考,如果受伤的是我,那他的反应一定是冲向我,而不是台下。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一定都希望我成为更好的艺人,可是也请你们记住,陪我一路走过来的,不止有你们,还有他。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在这里向各位说声抱歉,我辜负了你们,也辜负了自己,没有成为更好的大人。



当梦想照进现实,我好像看到第一次站在舞台上,我说想好好唱歌,好好长大,也想好好保护你。



所以,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的自私任性,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读信环节结束了,接下来的一首歌是《夏秋》,歌唱到一半,马思远从观众席走上了舞台,王凯利扔掉了话筒。



两个人清唱完了半首歌。



2024年9月21日中午11点08分,王凯利发了一条微博,是他和马思远手拉着手的合照,配字:失而复得,弥足珍贵。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故事是故事,不要上升真主哦~


祝大家中秋节快乐,记得吃月饼哦,流心奶黄的炒鸡好吃,嘻嘻😊

评论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