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与松

十八

王家的小小凱:

胡九条:



恭喜玩具卡小朋友进入大人的世界,(似乎太迟了)可是现实向本姆妈还是不会开车的,开始努力回忆今年九月大宝生日的时候我都在干什么,发现自己在改作业,哭了。




然后必须感谢言言小姐姐,又是给我这个九月十月由于工作原因淡圈的人科普,又是带我们整个群飞升。




最后,《方圆几里》会再开连载的,但是得等我把账还了。




23333




BGM:王俊凯-《让我留在你身边》




 




十八




 




王俊凯以前觉得一年到头也不过就是由三个时间点组合而成,跨年晚会,周年演出,生日会。直到今年开始和王源长时间长距离分开,他才发现以前以为的那三个点的时间其实不全对,因为每一次和王源的分开之后再聚首都像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的开始。再通俗一点说,就像是一个人常年在外求学工作的人终于花时间回了趟千里之外的家,再回去感觉就不一样了。




 




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全世界都在提前告诉王俊凯,你明天就要成年了,未成年的最后一天,恭喜恭喜了。




 




王俊凯不知道成年和恭喜有什么必然联系,别人说恭喜,那就算它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吧,仿佛十八岁真是一个重要的节点,一到这个节点,日复一日的生活就可以有所改变了似的。




 




他清晨就从训练营里被接了出来,好几天不见的小马哥很贴心的递给了他一个小蛋糕,说是提前送给王俊凯的生日礼物,鬼知道他明天能不能看到人影。




 




王俊凯看着蛋糕上那大大的一个“寿”字,服了小马哥钢铁直男般的审美了,拍照发朋友圈哀嚎道:“我有那么老吗?!”




 




没过一会儿评论下面就“哈哈哈哈”了一片,王源首当其冲,哈哈哈后面还跟着个嗝。




 




那个手误打出来的字看着撩人,像是小家伙以往睡前边喝牛奶边看爆笑动漫,笑到最后经常会在打的那个小奶嗝,王俊凯摸着下巴咂摸了一下,开始在保姆车里拿着手机四处找信号,愣是把王源从九月清晨的回笼觉里拽了出来,让人在宿舍给他等着。




 




王源在那边表示自己很无辜,直说:“又不是我一个人笑你,王俊凯,你这是针对!”




 




王俊凯这次军训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听着王源在那边哀嚎“针对论”就笑开了,忙不迭的承认:“对啊,针对你怎么了?我不一直就针对你一个吗?”




 




王源“哼”了一声,回他:“针对我你是要摊上大事的。”




 




即便是装作恶狠狠的语气,尾音里还是带上了点撒娇卖萌,惹得王俊凯手心阵阵发痒,太可爱了,想摸。




 




自从十六号开始王源就一直在北京,要真说王俊凯看不到摸不着也不是,只是比起本人,王源似乎比王俊凯下了更大的决心,希望王俊凯能痛痛快快的享受一下大学生的生活,硬是掐断了两人常年在外雷打不动的每日一小时谈话。




 




对此王俊凯颇有微词,不过没办法,他并不能辜负小家伙一番美意。




 




两个人上一次通电话还是因为几天前他在军训间隙,发现同班女生在手机看王源的新综艺,没忍住凑过去多看了两眼,结果发现小孩儿在节目里撒欢。




 




王俊凯说他是稍微不注意就搞事,王源却在那边回他:“哎呀,队长,我可乖了。”




 




王俊凯想起那人偶尔冲自己撒娇示好那样,发现自己确实没法反驳说王源不可爱,拿着手机眉开眼笑,又扯了几句有的没的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对于王俊凯来说,即将到来的十八岁没什么不同,大太阳下,没有任何的新鲜事可言。




 




他中午时完成工作,小马哥问他要不要去好好搓一顿,王俊凯想吃火锅。小马哥觉得可以,问王俊凯要去哪一家,王俊凯却说去离宿舍最近的那家大超市,想回去自己煮。




 




一餐午饭变作了晚餐,午餐吃得潦草,王俊凯却心情很好。




 




等保姆车停到超市地下停车场后,小马哥本想自己去买,王俊凯却已经先一步带好口罩和帽子下了车。




 




不是周末的超市午后人少,王俊凯走在小马哥前面选材料,偶尔拿出手机回个语音消息。




 




小马哥以为是学校有事,凑近了点才听到王俊凯在用重庆话迁就的对那边说:“不得行,你过两天还要录歌,少辣,我说了算。”




 




这下小马哥现在知道王俊凯在和谁说话了,跟在后面推着推车叹了口气。




 




结账的时候,王俊凯又顺手在架子边拿了王源最爱吃的一款薄荷糖,小马哥没吭声,见少年那小心翼翼深怕被人戳破小心思的样子只觉得逗,复而他又想搞不好在宿舍煮火锅的主意也是王源出的不一定。




 




回宿舍时也不过午后三点。王俊凯进屋时提着一包零食,小马哥跟在后面提着一包食材,和宿舍一堆人完招呼。两人一人径直往王源房间去,一人往厨房去。




 




今天也是王源难得的假期,王俊凯见到人时他正挂着耳机在写作业,高二的作业量骤然增加,王俊凯和王源十次视频有八次王源都皱着一张小脸在写作业。偶尔看王俊凯闲闲的在那边,还要发点小脾气,说王俊凯现在好了,终于可以不用做这些事情了。




 




王俊凯那时还笑他,不是以往最爱说自己热爱学习吗?




 




王源在镜头那边趴在一堆作业上,发旋都流露着委屈巴巴。




 




王俊凯见了,只觉心里一阵暖。




 




他把那袋零食留在了门边,拿出最上面的薄荷糖,顺手带上了门,轻手轻脚走过去,王源耳机声音放得挺大,没注意到身后有人,等王俊凯把耳朵往他耳朵上一贴,另一只手把薄荷糖喂到王源嘴边,王源才吓了一跳,微微一张嘴就把王俊凯投喂的这颗薄荷糖含进了嘴里。




 




王俊凯见他那样只觉可爱,才不管王源是不是有点被吓到,笑眯眯地在王源的不满中揉了揉王源的头。




 




两人快一个月没见,这闹腾腾的开场倒是省下了一点阔别多日后的尴尬。




 




王源说王俊凯吓人,因为嘴巴里含着薄荷糖,说话模模糊糊的。




 




王俊凯把手撑在书桌边沿,圈了一个圈,因为听不清王源到底在听什么,索性把王源的耳机给摘了,问王源:“听什么呢?”




 




王源回他:“英语听力啊,你要听一听吗?”




 




王俊凯把耳机往耳朵上一挂,发现还真是英语听力。大概是王源英语老师给布置的作业,连同着音频一起给王源传了过来。




 




王源问王俊凯有没有兴趣帮自己解答英语题,要是平常王俊凯说不定还真陪着他解答英语题。今天这会儿三点钟的太阳正暖和,懒懒的洒在王源的书桌上,他却觉得两人不能浪费时间做这种事情。




 




大太阳下并无新鲜事,可他能和王源找点新鲜事来做。




 




他问王源,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王源说:“我好不容易换来的假期啊。”




 




那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倒不是那么真诚。王俊凯伸手捏了一把王源从刚开始就红得可疑的耳朵,问他:“还有呢?”




 




王源一只耳朵还挂着耳机,英语听力却早就不知道听到哪里了,只听到王俊凯在自己头顶哀叹:“这可是最后一天啊,最后一天。”




 




王源觉得王俊凯这样是在耍赖,笑着去回身去拽王俊凯,把人拽得和自己视线持平才突然往前一凑,结结实实亲了王俊凯一口。




 




王俊凯先是一愣,接着像是被王源这一吻极大的鼓舞,反客为主,拽住想跑的王源就把人锁进了怀里。




 




下一秒王俊凯尝到了薄荷糖的味道,王源含在嘴里还剩的半块薄荷糖被渡到他嘴里,然后又被王源卷了回去。两人一来二往,半块薄荷糖最后都没了,王俊凯才止不住笑出了声,中止了这个有些黏糊糊的吻。




 




王源的嘴周围都还残留着薄荷糖的味道,他伸舌头舔了舔,看王俊凯又盯上了自己,故意冲人吐吐了舌头,说:“你看你,想吃薄荷糖还跟我抢。”




 




王俊凯捏他腰窝,把人在怀里捏得软了才圈在怀里一下下的摸王源的头。




 




王源的作业早就做不下去了,方才接吻时另一边耳机也被王俊凯扯了。王俊凯圈着他,他缠着王俊凯问还有没有薄荷糖,王俊凯笑他:“你还吃上瘾了?”




 




王源说:“难道你不觉得真的很好吃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想了想才说:“好吃。”




 




说罢就开始在王俊凯的衣兜里摸索,可最后还是没有把那薄荷糖给王源,小马哥收拾完了就来敲王源的房门,两人自然只能依依不舍的和对方分开。




 




王俊凯要去厨房炒火锅料,让王源自己再写会儿作业。




 




王源看小马哥在门口候着,有些不高兴地小弧度瘪嘴,但一想到晚饭是火锅心情又好了起来,让王俊凯快去。




 




等王俊凯真走了,他又坐不住,写了几道题跟了过去,硬是在王俊凯的指挥下搞清了什么叫自家煮火锅。




 




小马哥给王俊凯买的那个写着硕大“寿”字的蛋糕可算是在晚饭的时候派上用场了,一群人将桌边一围,平平凡凡的场面却温馨得不像话了起来。




 




王源给王俊凯点好了蜡烛,让王俊凯快许个愿,又让还站着的小马哥赶忙关灯。




 




等灯一灭,王源说:“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王俊凯一只手垂在桌下,拉住王源的手,将自己的手和王源的那一只十指相扣,接着闭了闭眼又睁开了,把蜡烛快速吹熄。众人在欢呼中,灯再度被小马哥打开,却没人注意到为何王源的耳朵诡异的红了起来。




 




晚饭后两人被赶去休息,王源问王俊凯:“你刚都许了什么愿啊?”




王俊凯坐在王源的床边,撑着头故作深思的想了想反问王源:“我那会儿突然拉住你,你说呢?”




 




王源拿起床尾的枕头敲王俊凯的头,直说:“我不知道。”




 




王俊凯笑眯眯地把衣兜里的薄荷糖拿出来晃了晃,拉开王源堆到自己身上的枕头,看着对面的人说:“王源儿,再来吃点薄荷糖吧。”






评论

热度(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