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

ROSEONLY。【杭州至今的脑洞】

岛上一只蛙🐸:

脑子里开了好几趟车,可是最后都被作者拉回纯洁的故事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单纯的你们真的很美好啊


苏晴安。:



>>从杭州到今天的全部脑洞加起来杂糅成一篇文。事实依据来自各种官方剧透(like戴军老师的剧透啊之类的)




>>roseonly太浪漫了……








000.








roseonly广告语:爱是守护,亦是唯一。








001.








飞机落地时,已经入了夜。地面蓝色绿色的指示灯闪成一片,王源从梦中醒来,有些茫然地看着飞机的舱顶。








然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回家了,终于回家了。








倒不是说……北京是家,揭开中国地图略窥,手指探过万万疆土,也只有西南的那一块犄角旮旯的小地方是属于他的家乡。








但是比起家乡,少一个“乡”的家字,定义就要广得多。








出门万里,酒店不是家,但是如果是和王俊凯一起住的酒店,那就是家。








城市陌生,出租房不是家,但是如果和王俊凯共享一张床,那就也是家。








比如那个晚上。就是一天多以前的那个晚上,又在杭州安了新家。








杭州入了冬,山里天气变得很冷,王俊凯第一次就心心念念要他穿的毛衣终于可以穿上,半夜睡觉连手都不敢从被子里取出来一小会儿。然而就是有不懂事的人要在这时候扰人清梦。








夜半十一点五十分,解决完停水问题,王源刚刚躺下一刻钟,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王俊凯的电话。








王俊凯的声音和被窝外凛冽的寒风对峙,王源盯着手机屏,只恨科技发展不够快,眼神接电话功能还没有开发出来。








坚定的铃声嗡嗡作响,王源做好了心理建设,终于把自己的胳膊伸出了被子,并做好要是王俊凯只是没事儿做胡乱打电话,他就要骂人了的准备。








“喂……”一把把手机拽回被子,王源闷头一缩,有气无力。








“嘶……”王俊凯在电话那头被冻得瑟瑟发抖,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先冷得上蹿下跳了两下,“怎么这么慢才接电话!”








你瞧瞧,这恶人先告状了还!








王源气沉丹田,准备数落王俊凯,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却又听那边牙齿冻得咯咯作响的王俊凯咬牙切齿地努力正常发音:“行了……嘶……你,你下楼,我就在你们最外面,接客人这个布告板这里等你。”








“布告板……”被窝里的热气熏得王源昏昏欲睡,他思考了片刻,猛地坐了起来,也顾不上房间冷不冷,一跃而下床,踩进拖鞋里,“你……你说你在哪儿?”








“呼……”电话那头,王俊凯似乎是冷得呼出一口气,然后轻轻笑了下,磁性的声音隔着电话更富有魅力,王源把听筒贴着耳畔,似乎有个王俊凯正好对着他耳朵吹起,吹得他手脚发软,“不说了,衣服穿好,外面太冷了,多穿点。”








话音一落,王俊凯就利落地挂了电话,连手机带手塞进咯吱窝,成一个老大爷的状态蹲在了地上——刚刚他把送他过来那司机支开先转悠溜达去了,于是连个避风的车都没有,只能在杭州的山上瑟瑟发抖。








惨,太惨了。








想他和王源谈恋爱若干年,就没有这么惨过。








话虽如此,但是想到能见到好久没见的王源,他心里还是挺暖的。








王俊凯正想着,林间的路上已经传来了一阵不轻的脚步,有人踩在叶片上狂奔,掀起风也带着响。








刚刚还为蹲姿的王俊凯顷刻站了起来,理理头发和衣服下摆,往布告栏上一靠,一只手拿手机,一只手插裤袋,低头蹙眉,似含万千忧郁,硬生生地凹出一个街拍的造型。








刚刚造型凹好,王源就出来了。








军绿色的大衣胡乱披在王源身上,他一头乱发奔来,袜子也一只有一只没有,运动鞋穿都没穿好,鞋后跟被踩在脚下,委屈地自降身份成了一个半包围的拖鞋——也真难为王源跑了一路没丢。








路灯昏黄,王源跑到路口,在看到王俊凯身影的一瞬,堪堪停下了脚步。








山间夜风大作,他和王俊凯的头发都被吹得凌乱,王俊凯低着头,于是显得他下巴更尖,脸小得快没有了,整个人戳在那里,就是一名大写的“形销骨立”。








你怎么那么瘦了 。








王源心里忍不住疼,但是他又不敢往前去——这是王俊凯吗?王俊凯真的给自己打电话了?或者只是梦?是幻觉?








梦里也会这么冷吗?








王俊凯低着头玩手机,实际上没有什么手机可玩,他妄图和SIRI聊天,而后者优雅又嘲讽地礼貌道:“呵呵。”








王源就近在咫尺,他不抬头,用余光也能看到他怵在哪儿,一动不动。








过来啊。王俊凯暗暗挑眉,站着当木头桩子啊。








然后王源依旧不动。








那你不过来我过去了啊。王俊凯撇下了嘴角。








然后王源依旧不动。








……








王俊凯没辙,只能自己放下手机——然而就在他准备放手机的那一刻,山间的夜风忽然就又肆虐起来,拎开他领子的一角,诚恳地送了份来自杭州冬天的礼物。








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被寒风吹起来了,王俊凯一个瑟缩,然后开口:“阿嚏——”








与此同时,唯一没睡的狗紧张地抬起头,在房间内左顾右盼,见四下无异常,又不甘心地俯身下去。








“阿嚏——阿嚏——”王俊凯勾腰打喷嚏,满脸黑线地捂住自己的额头,刚才凹好的造型被喷嚏破坏殆尽,他抬手扶了一下布告栏,妄图恢复自己的造型,结果还没等扶稳,又是一个惊天的喷嚏打出来。








王源看着被喷嚏折腾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王俊凯,先是一愣,接着就毫无同情心地大笑起来。








“白眼狼。”








接连的喷嚏终于在笑声里止住,王俊凯自己翻了个白眼,着实有些无语这次久别重逢——别人的小别胜新婚,自己的小别胜新婚……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白眼狼来了。”








被叫成白眼狼的王源也不生气,两三步越过了两人之间本就不远的距离,直接扑到王俊凯的怀里。








他身上还带着被窝里的暖气,一扑过来裹住王俊凯被寒风吹得冷透了的身体,就开始拼命地往他身上传递热源,王源抱紧王俊凯,笑眯眯地抬起头,他的眼睛里闪着温润的光,写满了惊喜。








“别……等等……”王俊凯刚刚打喷嚏打得涕泪横流,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又没有纸巾,他想抱王源,又顾及着自己脏,堪称屋漏偏逢连夜雨。








“哥,来。”王源的上衣口袋有一片剩下的卫生纸,王俊凯才说了一个等,他就把卫生纸掏了出来,按在王俊凯的鼻子上,示意他擤,王俊凯被他弄得尴尬又熨帖,小心翼翼地擤了一下,不敢动作幅度太大。








“你这样擤得出来才怪。”








王源有些无语,把那片浪费的卫生纸拿下来,又翻了翻包,喜闻乐见地翻出另一张来。








吸取教训地先帮王俊凯擦了擦他眼睛下面的眼泪,这次递到王俊凯鼻子那里的时候,王源恶狠狠地捏住了他鼻翼的两侧。








“擤。不嫌弃你鼻涕。”








话是这么说,但王俊凯怕弄脏王源手,还是不敢认真擤,王源只能收了纸,两张一起用包里装卫生纸的塑料袋裹了裹,收进自己的口袋里;王俊凯脸上收拾干净了,于是弯腰抱住他,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王源的耳朵。








“源源,想死我了。”王俊凯挤着王源,浑身上下硬|着的地方忠诚地证明了主人没有撒谎。








王源的耳朵被王俊凯蹭得通红,那块也顶起来,和王俊凯的挤在一起,互相顶着,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002.








两个人抱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此地前无树后无山,没遮没挡,很不适宜谈情说爱,王源便拉过王俊凯的手,把他带到附近一处隐蔽的树林,打扫了些石头要他坐。








“王源。”王俊凯的屁股刚刚粘上石头,又冒火地弹了起来,指了指刚才没注意到的鞋,就要发火,“你看看你穿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就出来了。”








“这不重要,快坐快坐。”说实话,王源倒不觉得怎么太冷,可能是戴军哥的特效感冒药发挥了作用,又或者是他跑过来跑了一路,身上都是热气。








“什么不重要!我跟没跟你说衣服要穿好,你真的气死我。”王俊凯在王源穿衣吃饭的事情上最容易上纲上线,一句话不合就要骂他。








“刚才打喷嚏的是我不是你吧,干什么啊这么久不见,一看到我就教训我。”王源也有点生气了,他今天忙了一整天,晚上跑出来约个会,浪漫也没浪漫两句,一点小事抓住就被王俊凯训。








王俊凯好像就这样,就是为了训他才出生的,人生首要大事就是训弟弟,然后就没有然后。








可王源脱口而出,瞬间就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骤然冷了不少——他们吵架一贯都是这样,一件小事就能吵上天,谁都不理谁互相半个月。








平时也就算了,但是今天——却是他们好久没见的第一天,结果又吵起来了。








王俊凯听了这话,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背对着他坐下,勾腰又直腰,不知道忙活什么,却就是不和王源说话。








“死王俊凯,你倒是说点什么啊。”王源懊恼地抓了把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也不想道歉;今天青旅归他当店长,折腾了一天累得够呛,感冒了头又晕,王俊凯这个态度,他又连火都发不出来,只觉得很委屈。








夜晚的风吹到眼睛里面生疼,王源的眼睛又酸又痛,准备好了往外面渗水。








可他的眼泪刚刚冒到眼眶,王俊凯就突然地转过身来,二话不说拎起他搁在运动鞋的脚。








本来就只是被当拖鞋拖出来的运动鞋一抖就掉,王俊凯冻得冰凉的手摸上王源同样冰凉的脚,随后不满地“啧”了一声,强势地把手上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的袜子给他往脚上套。








“干什么。”察觉到王源不太对的情绪,王俊凯低着头仔细给他整理袜子,色厉内荏道,“自己做得不好还不让别人说,我就是要训你……”








“……”王源沉默。








于是王俊凯更加心虚,只能结结巴巴:“那个……袜子是我出门才换的,最多穿了半个小时,干净得很,你要是嫌弃……你有啥资格嫌弃啊?自己都不知道穿袜子——寒从脚下起,我们妈没给你说过?”








听着王俊凯的话,王源这才明白过来地往他的脚上一看——此处离路灯都略远,只有微弱的光能看见他赤裸的一只脚踩在鞋面上,似乎是来不及缩回去,于是将就在寒风里踏着,先顾好自己的“穿暖”。








刚才没来及的眼泪现在反倒是夺眶而出,王源忍不住抽了抽鼻子,王俊凯给他套好袜子,诧异抬头。








“你……哭什么啊?”顾不得那只手是不是刚才摸过袜子,王俊凯飞快地在自己的衣摆上擦了两三下,抬手要去擦王源的眼泪。








可还没等他的手凑拢王源光洁的脸颊,后者已经环住他的脖子,把自己整个人倚在了王俊凯的胸口上。他的背脊还在颤抖,却开口说了话。








“哥。”王源喊。








“在呢。”王俊凯抱住王源的背脊,往上面拍了拍,顺着他后背凸起的骨头抚摸而下。








“之前吵架……对不起。”








飞美国,飞福州,两个人相隔两地,情绪隔着电话也说不清楚。








青春旅社里面他裸着上身跳下水惹怒了王俊凯,可当电话追来问他时,他又嫌烦一把挂王俊凯的电话,两个人因此冷战了小半月。








最后他没辙,只能发了条“叫我,我就回头”的微博,王俊凯或者看见了,总之哄了他几句,勉强地和好,可是直到今天之前,他心里也没什么真的底。








“我……我不是生气你那样子游泳,但是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毕竟你……这么红,不该露的地方自己紧张一些,这是要额外收费的。”








王俊凯的手摸了一轮,回到他的后脑勺,于是便按在那里,轻揉一圈后脑勺的绒毛,轻声和他讲道理。








“我知道……”王源不好意思地说,他把头按在王俊凯怀里,像个鸵鸟一样地不敢抬头。








王俊凯的手指在他的头发上揉了又揉,接着略放开一点他们之间的距离,隔着王源额头上的碎发,轻轻吻他。








“我真的太想你了,又不想逃课。看到演员的档期我马上就过来了,就是想见你一面。”








王俊凯的话说得太轻,近乎一句呢喃,风托着这句话扫进王源的耳朵里,与此同时,他心脏里住的那只小鹿骤然开始狂跳,欢蹦乱跳地想突破心室的桎梏奔到王俊凯心里那只小鹿旁边去。








王源抬起头,他眼泪还没干,把两颗大大的眼睛洗得亮晶晶的,脸颊绯红。








“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他问了句废话。








王俊凯一扬眉毛,接着眉头又是一皱,也不说话,借着王源抬头的模样,垂头含住了他的嘴唇。




幕天席地,寒风阵阵,因为有王俊凯,所以这里也是家。








003.








一想到那天晚上,王源就有点不好意思推门,第二天早上他的袜子就变成了两个花,被军哥看到问了句,王源心虚得差点把头埋面碗里面去,饭都快蹭不下去了。








今天也是……莫名在飞机上陷入沉思,头等舱的所有人都快下完了……就他一个人还瘫在哪里,任由史强怎么叫都——啊啊啊啊啊啊啊都怪王俊凯扰乱自己心绪,该斩该斩。








此时他与王俊凯只隔了一道门,只要推开门,王俊凯或许就在客厅坐着看电视,或许就在厨房里做东西吃。








只是寻常饮食里那些最朴素的事情,加上他们明明都是老夫老夫了,然而分开一个月,于是再见面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心虚得要死。








王源掀开进门一个角,探了个头进去——客厅是黑的。








“王俊凯?”他不太确定地小声问道,也没听说今天有工作安排啊。








房间里没有人应他,王源只能自己把行李搬进去,打开了客厅的灯,又挨个推开书房,客房的门,直到推开了主卧的门,他才终于看到了他想找的人。








舒适的大床上拱起一坨,随着呼吸的节奏展露出舒缓的起伏,王源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单膝跪上床,把王俊凯的脸从被子里扒拉出来一点,盯着他看。








屋内开着空调,却忘了打开空气加湿器,于是王俊凯的嘴唇就有些微微的开裂,干裂的嘴微微张开,眉头却也随之舒张,整张脸都睡红了,明显是睡得很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脸颊两侧的肉不知缘由地离家出走,显得他稍微有些消瘦。








盯着王俊凯看了一阵,王源恶作剧一样地伸手去捏王俊凯的笔尖,用指尖把两片鼻翼捏在一起,不要他呼吸。








被人扼了呼吸不太舒服,王俊凯刚刚还舒展的眉头突然就皱了起来,右手在床铺上乱摸一阵,终于摸到了王源唯一在床上的膝盖,这才略微展露了一点笑容。








“源源?”








被捏住鼻子传递出来的声音瓮声瓮气,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些温柔。








下一刻,王俊凯非常勉强地撑开自己沉重的眼皮,把刚才乱摸的那只手抬起头,拍了拍王源的背,说道:“要睡一会儿吗?”








“不……不了。”王源放开了自己捏住王俊凯鼻子的手,嘴上说着不了,却又不由自主地趴了下去,合衣躺在被子外, 鼻尖和王俊凯的脸颊贴在一起。








“王俊凯。”王源修长的手指抚住王俊凯的脸颊,用指尖在上面描来摹去,摸到明晰的骨头,又觉得心疼,“你……最近瘦了这么多啊?”








“恩,我减肥,脸太胖了上镜不好看。”喜欢的人就躺在身边,昨晚通宵的疲倦没有那么容易调整,王俊凯躺得昏昏欲睡,随意搪塞。








“……听谁胡说八道。”诚然,王俊凯以前的脸是有一点肉,但是那也是好看的肉,帅气的肉,适合上镜的肉,根本没有到需要减肥的地步,“别管那些人说,你现在已经很瘦了。”








昏昏欲睡的王俊凯被这句话又弄得清醒了一些,他有些好笑地偏头去看王源,躺在枕头上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








王源被他看得浑身发毛,又忍不住推他,提问:“你笑什么?”








王俊凯闭一闭眼,笑得高深莫测:“我笑那个……以前都是我说你瘦,让你多吃,结果出去一趟回来就学会管起哥哥来了。”








好像是这样的。








 以前都是王俊凯催着王源吃饭——让他吃,他太瘦了;你不吃,我一口饭扔死你。如此云云,不胜枚举。








但是此刻风水轮转,变成了王源管他,由王源来说他太瘦了,别减肥要多吃点。








“……我说的是事实……反正别减肥,你想吃什么吗?我给你……”








王源本想说,我给你定个外卖,可是他说出那句你想吃点什么的时候,王俊凯的眼神就变了,随后我给你三个字,每说一个字王俊凯的眼神就炙热一分,说到最后,几乎就是十分的炙热了。王源骑虎难下,只能改了说法。








“我给你做……仅限面条番茄炒鸡蛋,别的不会。”








“不是吧。”王俊凯玩味说道,眼睛眯了起来,“你还会煎鸡蛋,单面煎,煎蛋小王子……”








那是青春旅社里,他哄小肥吃饭的话,给小肥做个面条,还去给他煎鸡蛋,上次借着国际航班WIFI不好王源躲过了王俊凯的质问,却躲不过这次面对面的质疑。








“……我……”王源想解释。








“对,那个小家伙叫,小肥吧。你说,我肥还是他肥?”躺在床上的王俊凯截断了他的话。








????这年头,肥也要对比了吗?








“你肥,你肥……”








王俊凯的逻辑天衣无缝,如果今天不比个谁肥,估计就能折腾起来闹一个夜晚。








“对,所以以后我就叫大肥了……说起来,你还背他了是吧。”








“背了……”摄像头拍到一次,摄像头没拍到,还有好几次……








“哦。”王俊凯故意一个翻身,不理王源了。








王源焦头烂额,深感什么叫做后院起火,他只好又趴到王俊凯的耳畔去哄他,撒娇一样地喊:“大肥?王大肥?”








王大肥把脸藏在枕头里,暗自露出一个微笑,却没有转头。








“哥……我错了,那我也背你嘛。”王源摇摇他的胳膊,轻声地提建议。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建议,王俊凯翻身而过,撑起头,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004.








说背就背——开什么玩笑!








王源多少斤王俊凯多少斤?








虽然不至于是小蚂蚁背大山,那至少也是……小熊猫背大熊猫吧!








王源没想到王俊凯会答应,但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他也只能无奈地转过身去,弓起腰背,做了一个平时王俊凯背他的姿势,同时讨价还价:“只背到厨房啊……再远也背不动了。”








王俊凯不置可否,只在他背后一阵悉悉索索,诡异的声音频响,王源想转头看看,又被王俊凯按了回去。








“专心点。”王俊凯按住他,又补充一句,“背我的准备运动要专心一点。”








王源没辙,醋是他给王俊凯喝的,现在把人酸着了,除了他也没人承担这个后果。








“好了没?”








“好了好了。”








王俊凯应声答道,终于攀上了王源的后背,先是胸膛和后背的紧贴,然后是腰也贴了上来,王俊凯举起双臂,把手勾住王源的脖子,接下来就该站起来背住,往前走。








然而此刻,一阵音乐声响起,和煦的吉他音配合着他熟悉的声线,由一个音质不算太好的设备播放:“想看你笑,想和你闹,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下一秒就能好。”似乎是又有人开始唱,现实和设备的声音交叠,两个近乎一模一样的声音相合。








“不怕你哭,不怕你叫,因为你是我的骄傲。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一颗心早已,准备好。”








一个圆球形的物体随着王俊凯胳膊落到他肩膀上,落到了他的眼前,玻璃的圆球里藏着一只纯黑的玫瑰,矜骄优雅地盛放。








“roseonly,一生只爱一个人。”王俊凯压低了声线,在一次就好的音乐声里缓缓念出广告词,王源伸手把音乐球捧了下来,不住眨眼。








“这是给你的真爱证明,我没办法登记录语音,所以只有手写卡。”








打开的手写卡缓缓落到王源的眼睛前面,上面是王俊凯并不算好看的字迹:“守护天蝎座的黑色玫瑰,花语:爱你,愿为你付出所有。”








“爱是守护,亦是王源。”








005.








最后还是王俊凯背王源,背到厨房落地,王源煎蛋,两个太阳蛋,单面煎;王俊凯煮面,一碗阳春面,撒上葱花。








两个人端了面条上桌,肩并肩挨着吃,王源吃完了自己的面,觉得肚子里还有富余,又去抢他哥碗里的面,抢到一卷得意洋洋地塞嘴里,结果被呛到,在桌子上咳得惊天动地。








“你真的……又没人抢你面吃。”正儿八经被抢了的王俊凯词穷地帮他拍背。








“我没事……没事。”王源咳得面红耳赤,连忙摆手。








黑玫瑰水晶球摆在桌面上,端庄地看着桌上的两人,似乎在呵呵。








“哥……roseonly的配乐是一次就好?还是你代言人私人订制?”趴在桌上咳完,王源顺手把那只水晶球拿过来捏在手里,按开音乐,又听王俊凯唱歌。








“别放了……”吃饭的时候听自己的歌,几乎算是一种精神污染,王俊凯招架不住,摇了摇头,“不是私人订制也不是配乐,我问了我们班原来有个做手工很厉害的人,远程指导我拆了这个水晶球,重新录的歌。”








王源乖巧地点了点头,下巴支在桌面上,安静地又听起歌来。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没有经过的后期的声音被环境影响,吐露出些许杂音,却更为真实动人。








“一次不够啊。”王源轻轻说。








吃着面条的王俊凯没听清,疑惑问:“什么不够?”








“一!次!不!够!啊!”王源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略微提高的音量。








不想只看一次天荒地老,不想只开怀大笑一次,也不是两次,也不是三次,远比这个多,远比这个更多。








“那就改改歌词。”王俊凯把最后一口面条吃完,神清气爽。








他收拾起了桌上了两只碗,左手一个,右手一个,端着去洗碗。








“改成一辈子。好不好?”








006.








迷迷糊糊中,王源感觉自己的额头上被谁落下一吻,然后有人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声地说:“宝宝,我上午有工作,先出去了。”








王源含糊着点头,把手拿出来挥了挥,也在亲他那个人脸上胡乱摸了一把,聊作回应。








王俊凯把他的手放回被子里,又揉了揉他额前的碎发,这才起身小声关门。








这一觉睡到中午,王源终于醒了过来,脸也不想刷,牙也不想洗,随便凑合着洗漱了一下,头发是真的没有梳,蓬头垢面地走向冰箱,却在上面揭下一张纸条。








“给你做了咖喱饭,微波炉三分钟,不准直接吃冷的。”








从冰箱里拿出咖喱的盒子,王源不听王俊凯的,拿了盒子就想去取勺子来吃,却又在筷子篓那里看到了另一张纸条。








“确认热过了?没热过不准吃饭。”








王俊凯这个人,就是这里烦——人都出门了,家里却还要霸道地用各种方式留下他的唠唠叨叨,王源叹了口气,把勺子取出来,无可奈何地端着咖喱饭去热。








果不其然,第三张纸条正在微波炉上,王俊凯奇丑无比的手绘加于纸条,王源端详半天,看出应该是一个小人在摸另一个小人的脑袋。








“我哪儿有这么矮。”王源撇了撇嘴,把餐盒掀开一点塞进去,微波炉的光线开启,旋转运作,透过微光,他继续读这张纸条。








“过来热饭啦?这才乖。【小人摸头.jpg】”








三分钟很快过去,王源把咖喱饭端出来,拿到餐桌边要吃,勺子挖进餐盒,他展开长臂,把桌上那只黑玫瑰呼唤来唱歌。








“彼此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在没有烦恼”








这是王俊凯的改编,原句是“世界还小”,但是他老是固执地唱彼此,哪怕当着全国人的直播也唱彼此。








因为从头到尾,这首歌其实只为一个人唱。








囫囵吃完一碗咖喱饭,王源把餐盒洗了,裹挟着那只玫瑰去开电脑,话筒是现成的,下载一首伴奏,直接就能开唱。








音乐盒和电脑里的伴奏一起奏响,王源凑到话筒边,与王俊凯的声音交叠合唱。








“一生约好,我们能看到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007.








王俊凯推开门扉,王源按下了音乐盒。








黑色玫瑰并粉色的玫瑰在餐桌上,前奏慢响,两个声音相合。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随你跳?”








008.








信者得爱,一人一生。


评论

热度(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