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

焦糖披萨

君晓_:

阿壤壤壤壤:



【ps:好不容易不犯懒打算从贴吧搬过来,撒糖向没错我要做个甜甜的小公举啦(*゚∀゚*)】

〔水果味〕

-你的侧脸和隔壁邻居的桃树

那是王俊凯和王源十二三岁的早夏,江南的天气出奇的温沉,天空干净地晃人,好不容易要求到的机会,躲开压抑沉闷的一线城市,两个小孩把行李箱塞得很慢,背着小小的书包,便坐了三个小时长途车,去王俊凯的外婆家过假期。

王俊凯话少。

三个小时里便捧着一本小说安安静静地看着,王源上车的时候拖着王俊凯找了个避开阳光的好位置,这个角度却恰好逆光,少年脸颊青涩的线条被细微的光线描摹。

王源撇了撇嘴凑上去瞄了一眼,王俊凯习惯性地把书向王源那边推了推,目光却没从书上移开,而王源似乎对书本上的内容没什么兴趣,抬眼看着王俊凯微垂的眼睫。

从玻璃窗缝隙里偷偷跳出来的丝丝晃眼的光芒,压在他最最好看的侧脸。

至少王源看来,这世界上再没比王俊凯更好看的人了。

外婆家的小院后有一片不大的池塘,塘边并不泥泞,有低低的果树,一片是王俊凯很小的时候就种下的,一片是野树,说不上谁是谁家。

远处不再有新砌的小楼,不再有有些简陋的民居,只有望不到边的绿色田野,偶尔会有暖风的驾临。

王俊凯说,这个季节,树上的水蜜桃很甜。
那种比糖果还甜还清新的味道。

“我们去摘桃子吧王俊凯。”王源扔下书包就冲进记忆里他们俩的房间,换了一身短衣短裤,王俊凯从箱子里翻出一个有些旧的小包。

“好。”王俊凯给王源一个简单的回应。

外婆忙着手上的活,抬头的时候早就不见两个人身影。

而王俊凯拖住王源的腰让他去够那颗看着便有些诱人的桃子的时候,王源的脸有些莫名的酡红。

“诶……就差那么一点了……”
“王俊凯你……往上抱一点啊……”

王俊凯手上稍稍使了力,不痛不痒地托在王源清瘦的腰窝,带着微汗的温软指尖隔着薄薄的T恤让王源有些愣神。

“王俊凯……”

王源使劲往上够,裸露的小腿蹭在王俊凯的衣衫。

诶,碰到了。

“喂,那边两个小孩,干嘛哪?”突然出现有些难懂的方言让王源瞪大了眼突然动了动,而王俊凯手却不自禁地松了松,而王源这个姿势却恰好要往池塘里摔过去,王俊凯突然搂紧了他,这下也没办法了。

炸起的水花让邻居有些无辜,本就带着泥土的衬衫这下更有些难入眼了。

池塘的水不深,没不过王俊凯的脖子,王源却有些够呛,而王俊凯从刚才就并未送过手,掉下来的时候却还一直紧搂着,王源深深地喘息,好半天两人才吃力的上岸。
邻居到不再追究几个桃子的问题,而王俊凯和王源不知为什么本应尴尬却相视笑傻了。

微薄的衣衫被水彻底打湿黏在少年清瘦的腰肢和臂膀,眼神微亮,倒映着对方的影。

王俊凯换好衣服看着王源湿着头发坐在床沿的时候笑了出声,把挂在肩膀的毛巾抽了下来递给王源,见王源没什么反应,表情却不似刚刚那般轻松,反倒撅着嘴,有些赌气的样子,于是便自顾自帮王源擦好头发。

罢了就坐在王源身边,看着他发呆。

他也发呆。

半晌用手肘顶了顶他的腰。

“你要不要吃桃子?”王俊凯指了指前面的小桌子,王源抬起头,看到那颗还沾着水的蜜桃。

应该,挺甜的。












[甜咖味]
-微甜的咖啡和你怕的鬼

王源的十三岁生日和王俊凯一起过了整天。

咖啡厅门口的暗色灯光亮起,透过玻璃落地窗遥遥望去,远处的地平线已经不复清晰,整个重庆华灯初上。

“王源生日快乐。”几个同学说了齐声说了句祝福便也散了,只剩下王俊凯和王源大眼瞪小眼。王俊凯又给犯困的王源叫了一杯加奶加糖的卡布奇诺。

十三四岁的年纪,身形初显,清挺笔直,王俊凯把手撑在王源身前的桌面时王源愣了愣,这个角度看去线条明朗的锁骨清晰可见。

小小年纪就学会色诱了?

店里的灯光很暗,几个小音箱里唱着小语种的低声调曲子。

“我们走吧……”王俊凯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已经随即站直,看着王源有些羞恼的模样不得不感叹自己的成功竟来得如此容易。

“王俊凯,前面开了个游乐园,听说夜场挺好玩的。”王源跟在王俊凯身后,两只手在身后交叉,做着准备运动的样子。

“你想去?回头太晚了你爸妈睡了怎么回家?”王俊凯慢下步子看着王源有些期待的眼神。

“我今天本来就没打算回家啊……你那还不准我住了?”王源装出生气的表情,凑近王俊凯的脸语气带了些笑意的威胁。

混合着奶香的咖啡味气息打在王俊凯的侧脸,柔和而清淡。

那应该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了,起码王俊凯是这么觉得。

“姐姐我们两个人。”王俊凯拽着王源进了鬼屋的时候王源还没缓过神。

“你神经病吧……”

王俊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罢伸手揉了揉王源本就不整齐的发旋。“害怕你就跟着我呗。”

稍长的走道没有别人,进来前手机放在了门口,有些遥远的前面有隐隐地暖色光源。

王源贴着墙走着,和王俊凯有不到两步的距离,而一直扶着墙的手突然撞到一个把手。

是扇门。
只是喘息的瞬间那边传来剧烈的敲门声,王源一个哆嗦拽住了王俊凯的手臂。某人嘴角带了些笑意。

“你就这么害怕啊……”

王俊凯的话在愈渐吵杂的声音里有些难听清,而王源则很乖地靠王俊凯更近了些。拽着王俊凯的手没有松。

出了鬼屋王源看着街边的路灯有种莫名的心安,其实,刚刚也没有多么害怕的,好像,知道身边有一个人,可以战胜任何恐惧给他最好的保护。只是那么小的距离,触手可及。

王俊凯依旧走在王源前面,手臂上温软的触感还没完全消散,王源稍暖的气息在身边随着喋喋不休的吐字不断呼出。

进了小区是一条条黑灯瞎火的小路,树影朦胧且深重,有不算凄厉的猫叫在耳边延长。王源撇了撇嘴。

“王源儿你是小孩子吗这都害怕……”

“喂……谁给你说我害怕的。”

王俊凯还是强制握起了王源的手。清瘦的手指也稍稍使力反握住,指骨抵在柔软的手心,在心里伸开一片温腻的甜意。

“发生什么……你都不用怕的。”

是啊,因为我有你呀。








[抹茶味]
-你上扬的嘴角和微暖的拥抱。

王俊凯十五岁那年初中毕业,平时坐了全校都仍有空位的礼堂变得拥挤起来,初三学生的家长全部到场,人多了便更加吵杂起来,除了大声的谈论,还不时加上东西掉地发出的不大声响。

王源坐在初二在大群学生里费力地寻找王俊凯的身影,后台被忙碌的老师和学生站满,王源良久才看到人群末端抱着吉他,穿着衬衫长裤的王俊凯。

王俊凯似乎看到那道沉长的视线,放下吉他起身向王源挥了挥手,王源隔着熙攘的人群自知说话是没法被听见了,便只是对着口型,说了句加油。

王俊凯扯开一个大大的笑,也学着王源的样子为自己喊了句加油。

这样的重要时刻,台下坐着很重要的人。

他陪你成长,陪你经历,陪你风雨,陪你阳光。这也许是最大的幸运了吧。

主持人念完了早就背熟的台词,全场的灯光都灭了,只剩下白色的追光,顺着白衬衣的少年从后台一路到舞台中央,那个不高的普通椅子上坐着的他,好像就是全世界最亮的焦点。

指尖拨弦,在颇大的礼堂里变得遥远而温沉起来,调子不急不缓,前奏的谱子被王俊凯可以改过,纯音乐却并不乏味,没有夸张到全场安静,原来的讨论声却低了不少,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清俊的身影。

“我是只化身孤岛的蓝鲸,有着最巨大的身影。”

少年有些低沉的嗓音和吉他的声音十分贴合,话筒的音质不算好,而就是这样的普通的一切设施和场合,平淡的音色,让一切变得真实而感人起来。

大频幕上是黑底白字的宋体歌词。

“我在尽心尽力的多情,直到哪一天。”

“你的衣衫破旧,而歌声却温柔。”

间奏的停顿里,王俊凯突然站起身,吉他也没有继续,只剩下有些单调的轻声伴奏。

“初中的三年,想感谢所有人的陪伴,感谢那些,看着我成长,陪着我走来的人,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了你。”

王源有些慌忙的视线被王俊凯逮了个正着。

“你的指尖轻柔
抚摸过我所有
风浪中冲撞出的丑陋疮口
你眼中有春与秋。”

王源在台下小声地跟唱。

“胜过我见过爱过
的一切山川与河流
曾以为我肩头
是那么的宽厚
足够撑起海底那座琼楼
而在你到来之后
它显得如此清瘦
我想给你能奔跑的岸头
让你如同王后。”

王俊凯下台前鞠了深深一躬。

典礼结束王俊凯推着单车载王源回家。

四点半的天空还很蓝,入夏的整个世界变得花花绿绿起来,行人脚步仓促,行人道上推着单车逆光而行的少年却放慢了步子。

王源突然按住王俊凯推着单车的手,停下步子凑到了他的耳边。

“王俊凯,毕业快乐。”

干脆撒开了手,车子无力地靠倒在围栏。

王俊凯轻轻把王源带入怀里,像往常一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王俊凯。”

“嗯?”

“多抱会儿。”








〔原味〕
-树影里的参差和雨里的你
王源结束了初二最后一场考试后心情格外晴朗,恨不得把成绩单捏着亲两口,全班前三的名词让爸妈和王俊凯也跟着乐了很久。
所以两个人要求的假期旅行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出不了远门,临近的省市就成了最佳选择。
对于和王俊凯一起坐车王源在几年前就有了心理阴影,而这次一起听着歌睡了一路却格外顺心。
刚刚放假,风景区的人不算多,南方的山河温婉而清丽,王俊凯手中的相机没闲。
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树林枝繁叶茂,盛夏将至一切开始葱茏而生机,抬头是格外青翠的枝叶相缠,王源对于王俊凯不离手的相机有些不满,伸手便重重地拍在王俊凯的肩膀。
“你给我拍啊。”双肩包带子拖着T恤的半边领子滑到了手臂,肩膀微微敞露。
王俊凯收了收嘴角溢出的笑意。
“要拍?”
王源点了点头,一脸郑重其事。
“那你看着我啊。”
“好啊。”
王源把手比出一个“耶”,乖巧地贴着脸颊,笑得一脸无害。
王俊凯咳嗽了两声。
“我只拍了肩膀。”
王源偏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赶紧整理好之后就是羞恼的做出要殴打王俊凯的样子,握紧的拳头却还是收了回来。
一路拽着王俊凯的手臂爬上了山顶,挂在围栏上的同心锁被枝丫里透出的阳光照的变了色,王俊凯要了一把,在反面刻了“wy”,挂在了不起眼的边缘。王源并未注意王俊凯的举动,却恰巧在把手里的泡面盒子丢掉之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聚焦在那把王俊凯刚刚挂上去的。
王俊凯愣了愣,看着王源盯着手机满心欢喜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却被王源有些好奇的目光打了回来,最后只能作罢,帮王源整理好额前的刘海。
王源突然把手机对准了王俊凯。
某人很配合地模仿了王源的剪刀手。
“诶诶诶诶,你是不是那个刚刚在山下画画的那个男孩子啊,你的画。”王俊凯回头看了看中年妇女递过来的本子,王源偏着头盯着,这好像,是刚刚自己在车里睡着的时候的样子。
不过王俊凯合上了本子王源也配合地收回了目光,忍了忍笑。
天色近晚,路上的人脚步都加快,而王源却悠闲地拽着王俊凯的手臂,发觉到不对的时候一阵雨已经劈头盖脸。
冲进路边的便利店的时候已经快湿了全身,王源看着王俊凯湿答答贴着皮肤的刘海笑了出声,却又只好忍住,戳了戳王俊凯的手臂问有没有伞,王俊凯摇头,看着王源身上的短袖短裤。
眉头微蹙:“你怎么穿这么少?”
“我哪知道要下雨的?”
没等王源继续说话,王俊凯的外套便已套在了自己身上,带着雨水的微凉和稍暖的体温,还有那人身上的好闻味道。
“走吧,跑回去吧,不然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了。”王源点头答应,却被王俊凯突然圈在怀里 。
王源扭头看着王俊凯,没过多久又只好跟着王俊凯的步子往前跑。
石头小路上有雨滴多年击打出的坑坑洼洼,王源的眼神好像放大了焦距,看着愈大的雨。
王源还是偷偷瞄了一眼他的侧脸。
长睫沾着雨水,眉目却依旧清晰明朗,线条是少年难得的好看。
王源换了衣服才发现,自己身上并未湿透。
“王源儿,我冷。”
“你傻吧你。”




---




还不都是 我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85)

  1. 无问君晓_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晓_阿壤壤壤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