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

以身相许 短/完/糖

君晓_:

阿壤壤壤壤:



一发完。
侠士凯x剑灵源
时代架空/全程无虐/撒糖/不太会写这些 全是私设 瞎编的/搞笑来的/
---------

楔(跳过也行)

王俊凯有个老不正经的师傅。

可谓是一个晴空万里风轻云淡的好日子,王公子正闲适地坐在卧室里练字,十一二岁的新进门生便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师兄师兄,师傅有要事相商,汝速速去面见为好。”

王俊凯手腕抖了抖,墨汁沾染到了宣纸上,缓缓化开,毛笔被搁置在砚台边沿。

哪知往日里嬉笑的老头子竟然格外正经起来,严肃地叫王俊凯坐在身旁。

老头子看了看眼前丰神俊朗的徒弟,比起五六年前小土豆的模样,真是不知如何表达心中感叹。

“吾徒平日里刻苦修习,也替为师解百般烦难,着实让为师颇为欣慰。”老头捋了捋胡子,眼神里忽然多了几许兴奋,“为师近年来瞒着你研究刀剑你可还记得?”

王俊凯对长者敬重地笑了笑:“自是记得,只是最近这几月来师傅似淡忘此事,徒弟也不好多于过问。”

“那是因为,为师成功了。”

王俊凯眼珠子转了个轱辘。

“有古书上记载,刀剑非无情之物,倘若本就是贴合物主心性作为的刀剑,在熏陶修炼下,吃足了世间的太阳光,也吃足了一身力气,便可幻化人形。为师便是在打造,这一刀一剑,你师姐手里是把刀,叫逍,而为师想赠你一剑,名源。这剑能否化人形,又是个怎样的性子模样,都在乎你了。”老头儿说了长串话,似乎发觉累了,饮尽了茶盏中的肉桂茶。





源已经跟了王俊凯两年了。

杀手目光凌厉而狠毒,一袭便利的黑衣占尽了行动便利的方便,手中剑在黑夜闪烁鬼魅的光茫。他正紧张地私下打量着,周遭安静极了,连一草一木都丝毫没有动静。不应该呀。

可脚边的小石子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他着实是暴露了。

坐在屋顶的王俊凯撑着下巴,白色衣衫被月光描摹出虚幻的边沿线,一脸笑意地望着院落里那人心虚的样子。

“你可真是笨啊,就这样,还想杀人。叫你活到现在,真是给你面子。”

王俊凯可以压低的声线和音量在夜色里格外有力度,叫人自耳根子到脑子,都过了一遍酥酥麻麻的滋味。

一语毕便纵身跃下,绕到那人身后,一掌打在人肩头。杀手反应极快,转身便刺出一剑,王俊凯侧身避过,又贴到人耳边,轻飘飘地冒出一句:“你都不配叫我的剑出鞘呢。”

说着,剑鞘似乎还很配合地挣动了几下,和王俊凯的背脊相撞发出几声挑衅的音色。

“废话连篇。你这小子,别来碍事,小心我连你一起宰了。”向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杀手红了眼,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烦啊,好好打架不行么,只会挑衅别人说垃圾话。

王俊凯不再回复,与人缠斗在一起,依旧赤手空拳,每一拳一掌还就用一两分力度,制住人动作后便不再出力。看在杀手眼里全是讽刺啊。片刻便红了眼,下手越发凶狠起来。

王俊凯也不急不恼,可身后的剑动作却大起来,颇有几分按耐不住要保护主人的意思。

“小源,别担心我。”
似乎相信自己的剑能听懂似的,王俊凯扔出一句温柔的安抚。

而源确实停止了动作,剑锋开始泛起微微红色。

王俊凯两指敲上杀手的手腕,那人痛得丢了剑,只好赶紧捡了起来转身就溜。

“回见啊,大叔。”

听到大叔二字的杀手胸口痛了痛。

老子去你妈的!


王俊凯沐浴后头发半湿着尚未束起,褪去了外衣,只剩贴身的一间里衣半敞着,剑却还在枕边。

吹了蜡烛,却还没半分困意。

窗外的风吹了吹,是个月朗星稀的天气。

长夜过半,王俊凯睡得浅,却听到枕边吱吱呀呀的响声,下意识地眯起眼睛打量,却只看到一具赤果果的少年身体,白皙的皮肤,线条清晰明朗,没有什么肌肉,骨骼感很强烈,纤细的腰肢不安地扭动着,长发散在胸膛,柔软的发丝好像搔在人心尖儿上似的。王俊凯能微弱地能感受到两道直白的视线。

王俊凯被吓到了。

白日里舞刀弄剑针锋相对毫不叫他畏惧,此刻他却真的懵了。

“小二!”他敲了敲墙,隔壁便是自来熟说是要和他学武的小伙计。

源听到动向,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钻回了剑鞘里。

“诶诶诶诶王公子我来了!有事没有?”小伙计急匆匆地披了件外套便冲了进来。

“小林,我说了不教就是不教呀,你拿美色收买我也没有用。再者,我又不是断袖!”王俊凯只顾着说话,不敢回头看那具身子。

小伙计看着空无一人的床榻,皱了皱眉毛:“公子你傻啦?我还给你找美色?我自个儿还没快活呢!隔壁望春楼的阿雅姑娘还等着我叻!我哪来的银子!什么…断袖!男的!公子!你是断袖??哦你不是……诶等等,你看到男的你害臊啥?”

王俊凯这才反应过来,是男的,那自己哪来这么大反应。

听着小二的话自己回头一看,确实没有人。

这可就奇怪了。

“这儿闹鬼吗?”王俊凯懵。
“您就是睡懵了。”小二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地回隔壁睡觉,“公子,别叫我了,明儿还干活呢!”

王俊凯姑且当是自己眼花了,可转而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是眼花了呀。

罢了罢了,应当是太累了。

王俊凯躺回床上却再无睡意,刚闭上眼却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腿上坐了个人。

赶紧睁开眼缩回腿坐了起来,那具少年的身体又映入眼帘。

此刻视线抬高,又看到少年眉清目秀的面容,温柔的杏眼闪烁着柔和的光晕,正一本正经地瞧着自己。

少年抱腿坐着,把脑袋撑着膝盖上。

“主人。”少年歪过头笑,薄荷般清澈的嗓音似乎对言语生涩而不熟练。

王俊凯瞪大了眼看着忽然出现的人,‪一时‬竟忘了说话。而少年看他不说话却气鼓鼓地盯着他,干脆半跪在床上伸开手一把抱住王俊凯。

青涩又柔软的身子紧紧贴着王俊凯,他的衣服本也半敞着,部分皮肤接触到少年的冰凉温度,快要发颤。

“你……是谁啊。”

少年埋在王俊凯肩头,透过衣物传来闷闷的声音。

“我是主人的小源啊。”

王俊凯立刻看了看身边的剑,剑出鞘了些许,却不见往日的锋芒,和废铁无异。

王俊凯抓着少年的肩膀把他从自己身上掰开,又赶紧把被子丢了过去遮住那人细巧的身子。

“你……化作人了?”

小源干脆整个人钻进了被子里,只留了个脑袋在外头。

“没错的。今日主人言语温柔,叫我好生心悦。”他眼睛亮晶晶的,面色却有些泛红。

“小源……算了,那你今后和我同姓吧,便叫你王源吧。你……话不能乱说的,心悦是对欢喜之人,要托付终身之人说的。”

王源记下自己的名字,展开一个温柔的笑,温顺的眉眼更添了几分柔和。“主人不就是我托付终身之人吗?”

王俊凯也不知为什么,原本静如止水的心里,就被划开一道道涟漪,仿佛下一秒,便是惊涛骇浪。

于是,王俊凯伸手揉了揉那人毛茸茸的小脑袋,对小朋友扬了扬嘴角。“这些事情,以后再慢慢教你吧。”

“那我们现在可以睡觉啦?”王源抱着被子和王俊凯挪到王俊凯身侧,又轻轻把被子扯开,铺到王俊凯身上一点。

王俊凯侧着身子支着脑袋看着他,笑意还没褪尽。

王源盯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干脆又伸手抱上他的脖子,往被子里钻了钻。不忘解释了一句:“床太小了,抱着才睡得下。”

王俊凯也不在意,笑着撩拨了句:“你可以回剑里睡觉啊。”

“嗯……不要。”

抱着人脖子的手被拿下来,被人圈进了怀里。

小剑灵红了脸,低头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忽然知道了,什么叫害臊。

第二天小伙计刚被掌柜的叫起来干活,还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便看到王俊凯只穿着件内衫站在自个儿面前,身后边还跟着个抓着他手的好看男孩子,身上穿着王俊凯的素色外袍,气质脱俗,身形清瘦,穿起这衣服却明显大了好大一截。王俊凯皱着眉头递给小二一块银子,小声吩咐:“随便去挑两件成衣,好看些的,他穿。”

“要和主人的很像的喔。”王源从王俊凯身后冒出一个小脑袋。

“好,好叻。”小二被吓了一跳却还是赶紧下了楼,去完成客人交代的事情。

王俊凯被王源一路牵回了屋子,刚刚阅历人世的小剑灵似乎比起昨晚活泼了些,只是在王俊凯好几次的纠正下还是改不了一口一个主人。

王俊凯洗漱过,便注意到一直盯着自己的王源。

“你若是回剑里,头发和衣服会乱掉么?”王俊凯从柜子上拿起梳子,叫王源在镜前坐下,并没有急着知道答案的样子。

小朋友拖着宽大的衣服坐下来,摇了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转头看了看王俊凯。

王俊凯愣了愣,却回应他一个笑。

王俊凯没有给别人梳过头,所以动作格外轻,生怕弄疼身前的男孩子。

修长的手指挑起一缕头发,再轻轻梳开,如此这般一直重复。

直到王源忽然开口:“主人,你真好看。我喜欢你。”

王俊凯的动作顿了顿。

“王源儿,喜欢也是不能随便说的词。”

“欸……”王源轻轻地发出疑惑的声音,“那我便对你一个人说可好?”

王俊凯似是轻笑了一声。
“不称呼我主人了?”

“不,还是要这么称呼的。不能失礼于主人。”王源一本正经的样子透过铜镜映进王俊凯眼里。

“那便慢慢改吧。”王俊凯不再纠结,给王源绑起一个高马尾。

“好了。”王俊凯轻声道。

王源伸手碰了碰系着发带的地方,咧开嘴笑了笑。

小二办事利索,很快便把衣服送了上来。是和王俊凯颜色相近的月牙色袍子,袖口稍宽,束腰很细,腰带绣着浅青色的纹样。

小二忍不住八卦的心凑到王俊凯身边小心的嘀咕着:“公子?您真好这口啊?昨晚是您自己找来的啊?这主仆……真是有情趣啊。”

王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剑握在了手上,眼神极其锐利。

“麻烦你,和吾主说话保持距离。”小剑灵眉毛挑了挑,强调似的扬了扬尚未出鞘的剑。半点不见先前温顺可爱的样子。小二吓得险些腿软赶紧退出了房间。

王俊凯于是换上一副笑脸。

小朋友坐在床上自己扒掉了外套,伸开手臂抬头看着王俊凯,等着人给自己穿衣服。

那人摇摇头,走上前给人裹衣服。干净的衫子毕竟是贴身的,极其薄也极其绵软,王俊凯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碰到小朋友的身子,扣扣子,整理领子,一连串动作极其自然,也极其缓慢,让王源觉得心里痒痒,在人手背上啪嗒亲了一口。

被王俊凯盯的脸红。

“我说……他们说……吻是虔诚而忠实的。”王源笑眯眯的解释,也不记得是从哪儿听来的了。

“好。”王俊凯只应了声便继续手里的动作,“站起来。”

王源照办,又继续看着人给自己穿外衣系腰带。啊,低下头的样子真是太温柔太好看了,王源于是这么想着。

“我们小源,也是俊俏公子。”王俊凯完成了任务,抱着手臂看向王源,笑嘻嘻地夸赞一句。

“哈……当然!”王源收到夸奖非常受用,杏眼弯成月牙。


王俊凯要出门去解决昨晚杀手的事情,礼貌地询问了王源要不要一起,王源想和王俊凯一起,但是刚要作答王俊凯又继续道:“算了吧,我猜你也不愿意待回剑里,没了你的它也就是块烂铁,那你待在客栈吧,无趣了就叫那小二陪你聊天,有什么不懂的都问他,他要是问你什么你都说我不告诉你。实在不行,你就拿剑吓唬他。”

王源第一次听到王俊凯说这么多话。他非常喜欢王俊凯的声音,每个吐字都非常的温柔,每个音节都有力度。

王源还坐在床上,他托着下巴看着王俊凯笑:“好。我等你回来带我玩。”

于是小二便被王源提着衣领叫到了房里。还顺带点了一桌子吃食。

“源…公子?”小二还记得那个可怕的挑眉,说话还有些有气无力。

“哈……我也是王公子。”

“好…好…王公子。”小二见人心情好了不少,也跟着陪笑。

“我问你,你叫什么?”王源把一块甜饼扔进嘴里,含含糊糊地问着。

小二:“小的姓林,叫林殊。”

王源:“欸……你不问我和主人的关系吗?”

林殊:“不敢……”

王源笑出了声差点喷出嘴里的甜饼。“你怕我做什么,没有主人指示,我是杀不了人的。我是他的剑。”王源扬了扬手里的剑,心里想着王俊凯都和这小二这么熟络的样子,那自己和他多打听些事情也无碍吧。

“这样啊……公子你是剑灵?”小二喝了口茶,一脸好奇。

“你你你你你你你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你是个什么人!我要杀了你!”王源说着抽出了剑对准了一脸惊恐的小二。

“公子,您打脸好快。”

王源一脸厌恶,忍住去踹翻他的冲动。

“我父亲是个铸剑的铁匠,这个小客栈是他的弟弟也就是我叔叔开的,我没学到父亲铸剑的精髓,所以只好来帮忙打打杂的。”小二冲王源友好地笑了笑,“不然我怎的能在这陪您聊天呢?”

王源眯起眼睛:“这和你知道我是剑灵有什么关系。”

小二不慌不忙地喝了口茶,他还有一整天可以和这漂亮的小公子唠嗑,并不着急:“公子您别着急,我这便接着说。大约三四年前,一位老人家来到我家住处,和我父亲研讨一些刀剑的事情,我在旁听着,只记得什么“刀灵”、“剑灵”。先前以为是鬼,竟没想到老人家这般厉害,竟让你和活人无异啊。”

王源点点头,小声嘟哝:“铸剑者啊…我记得我记得……老头儿整天给我灌输各种奇怪的东西。对了……”王源突然抬高了音量:“你知道什么叫以身相许吗?”

林殊差点把口里的茶喷出来,他勉强咽了下去,困难地解释着:“大概……大概就是……为了报答恩情嫁给某人吧。”

“那我可以嫁给主人吗?”王源鼓起嘴巴,思考着什么。

林殊被咽下去的茶水呛到了,用力地咳嗽着,半晌才缓过来。“王公子,你们都是男人,怕是不可以的。我猜,你们俩也不是真的断袖吧?”

王源:“断袖是什么?袖子断袖?”

林殊:“就是有龙阳之好。”

王源:“龙阳之好?”

林殊:“就是男的喜欢男的?”

王源:“这不是很正常?”

林殊气急败坏:“就是您主人把您压在身下亲吻您啃咬您抚摸您对您的隐私部位做一些这样那样非常叫人害羞的事情,你们俩相交相合能感受到直入云霄一般的快感。”

王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开始想象这样的画面,然后又为自己羞耻的想法感到羞愤不已,用手捂住了发烫的脸。

林殊长叹了口气,自己又干坏事了。希望王公子回来不要一剑捅死自己。

王源尴尬地岔开了话题故作镇静:“这世上最好玩的地方是哪儿?”

林殊继续叹气,声音全都像是皱在了一起:“望春楼。”

王源下意识地跟着重复了一声:“望春楼……记住了。回头让主人带我去。”

林殊突然清醒过来。“王小公子我还有事‪今晚‬回父亲那住了让王公子千万别寻我!再见!谢谢您!”用极其快的语速说完便赶紧冲出了房间。

王源笑着挥手:“回见啊阿殊!”

王俊凯回来的时候自家小朋友还温了壶茶,见自己回来了一脸邀功的雀跃:“呐,我听阿殊说主人爱喝红茶,就叫人温了茶等你回来啦。”

王俊凯接过递上来的茶盏揉揉小朋友的脑袋,道:“你叫起来也挺顺口的,或者小凯也很好。”

王源半晌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固执地摇摇头。“随我便啦!”

王俊凯笑笑:“好。随你。”

王源想起什么似的,看向坐在对面的王俊凯:“可以带我出去玩儿的对不对?”

王俊凯点点头。

“我要去望春楼!”

王俊凯杯子里的茶被晃了出来。

他摇摇手:“不可。”

王源:“为何不可?”

王俊凯扶额:“那不是你该去的地方。你可知那是做什么的吗?”

王源:“不知。你且告诉我啊。”王源思索片刻突然继续:“哦,阿殊说是欢爱的地方,怎么,我不可以吗?只有人类可以吗?”

王俊凯不知道那小兔崽子都和自家小孩科普了什么不良知识。

“那我们来吧。就在这里,两个人也可以,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

王俊凯手里的杯子快要碎了。

“什么这样那样的事情??”你都听到了些什么。

“阿殊说如果我们都是断袖的话就可以做一些非常有快感的事情。是直上云霄一般的快感。虽然听起来让人非常害羞但是可以为主人服务我……”王源话说到一半便被人封住了嘴巴,陌生的温度压抑着自己温热的唇,透过唇齿有茶香和微涩的苦味,带着外头风的凉意,直直灌满整个口腔。整个视线都被对方温柔的桃花眼占据了。王源的右手手腕被人握住压在身后的墙上,对方并没有要松开的样子,舌尖还在他唇上轻轻的舔舐。

王源第一次被亲吻,觉得,是世界上最甜美的味道。

吻毕,王俊凯的视线直勾勾的,王源还有点发懵,咬着下唇低着头。

“小傻瓜,不知道张开嘴么。”

“对不起主人……我……我还不会……我还不懂啊。我………”王源紧张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委屈巴巴的语气让王俊凯担心下一秒就要有哭腔了。

王俊凯温柔地把人搂进怀里,王源也木纳地伸手搂住他。

“是我错了。你是我的剑,我不该冲动这么对你的。”王俊凯的声音在王源耳廓绕啊绕。

“就是看你喋喋不休说一些没用的东西我太着急了。我说对不起才是。”

“吻你是因为你对我也很重要哦。”

“所以你也不能随便吻别人的。望春楼的姑娘不可以,客栈掌柜不可以,林殊也不可以。”

王源把人衣服拽的紧了些。
“那你呢?”

“这个往后再谈。目前不可以。”王俊凯正色。

“你是这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人啊。你想,我无亲无故,师傅也远在别处,你可是,要伴我一道走南闯北除恶扬善的。”王俊凯抚过王源的背脊,像是在哄一个半大的小孩。

王源“唔……”了一声,整个人软绵绵地趴在人怀里。“可吾很喜欢被你吻。我想满足你。”

“用错词了。不是满足我。”王俊凯呛出了声笑。

“呐……那你满足我吧。”

“你还是别说话了。”



王俊凯还是带着王源出去玩了,只是坚决走了望春楼的反方向。

下午的街市正是热闹的时候,深秋天寒,午后太阳却极好,也是人最多的时候,小摊子摆的琳琅满目,王源看着都新奇极了,挽着王俊凯的手臂一直笑眯眯的,叫路过的小姑娘都看直了眼。

王源买了一副糖画,粉红的小舌头伸出来笨拙地舔着,侧脸线条干净温和。

无疑是极大的视觉冲击啊。

王俊凯逼迫自己挪开目光。

“王源儿…”
“你可以咬着吃。”他说。

小剑灵照办了,甜头更浓,他弯起笑眼。

买花的小姑娘在风里站了许久,王源指了指她,问王俊凯讨了块碎银子。

“小姑娘,我要朵花。”王源看着她,微笑着说。

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登时红了脸,没有接银子,只递上一支山茶花。

“公子且收好吧,送…送给你啦。”说罢便转过身跑了走。

王俊凯摇了摇头,抓着人手臂让人离自己的靠近了些。

“她为什么走啦?不喜欢我吗?”王源有些泄气,看着手里鲜艳的花朵。

“不,她很喜欢你。”
王俊凯顿了顿。

“你就这么喜欢小姑娘?”

王源偏过头:“不好么?”

“反正你娶不到的。”王俊凯扑哧地笑了出来,心里有种吃了口恶气的感觉,成功安抚了自己刚刚快要喷发而出的怒气。

“欸……那你娶我嘛。”王源说的极其自然,没有半分犹豫就接了话。

“不可以喔。小源是男孩子啊。”王俊凯牵了牵小朋友的手。

“哦对哦,那就变成了阿殊说的断袖。我们若是结为夫妻是不正常的吗?你都说慢慢教我慢慢教我……根本没有在教我吧!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王源越说越气,步子都快了起来,走到王俊凯前面倒着走,看着他:“还有,铸剑者说我要以身相许的,那你为什么不赶紧娶我呢?”

“这种事情我是不会教你的。”王俊凯的语气忽然一冷,王源便更委屈了,也顾不上自己对主人失礼了,便道:“为什么不教我?你很想娶别人吗?”

王俊凯显然觉得在大街上说这种事情尴尬极了,他干脆装出一副奇极的样子,第一次对自家小剑灵道:“给我回去。”

王源叉着腰停下脚步:“主人得罪了,我不回去。”

王俊凯冷哼一声,一抬眼净是严厉。“这是主人的命令。”

王源感觉自己鼻子酸酸的,又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总之百味杂陈搅和在一起,王源钻回了剑里。好久不曾回来的领地冷冰冰的,四周都是单调的颜色,还能感受到摩擦剑鞘内壁的不适。

好难过啊。

王源捂住脸,觉得有一种情绪满到要溢出来,可又实在说不清是什么。眼睛非常干涩。

晃了好一阵子王源闻到了客栈熟悉的饭香。王源是不需要进食的,可他发觉自己很想吃东西。

不一会儿,感觉身下有了依靠,自己大抵是被放在了床上抑或是桌子上。

王源听到远处王俊凯的声音慢慢靠近:“你都告诉我,你教了他些什么。”

林殊叫苦不迭又连连求饶的声音传来:“啊哟喂我的个祖宗们,就是小公子问什么我答什么,最多就多嘴说了句望春楼罢了啊!”

王俊凯斜眼看他:“那你倒是说,什么叫亲吻啃咬抚摸做一些这样那样非常叫人害羞的事情。”

林殊被拆穿了吓了个半死,给王俊凯跪下的心都有了。

“小的多嘴……”林殊觉得此刻再不走就没机会了,撒开腿便跑出了王俊凯的视野。

王俊凯的口吻又回到了先前的温柔。他纤长的手指抚上剑鞘。

“小源?出来啦?我错了。我错了。”

不为所动。

“我不是刻意吼你的,只是大街上说这些不大好。”

毫无响动。

“那我亲亲你?我娶你?”王俊凯俯下身子吻了吻剑柄。

王源手心一热。

心里酸溜溜的感觉又流淌出来。

王源还是没出来。

夜半王俊凯还是把剑放在了床上。似乎已经睡得很安稳了,王俊凯清瘦的胸膛有节奏地起伏着,王源偷偷跑出来,缩在床边,盯着自家主人。真的是和铸剑人说得一般丰神俊朗。紧闭的眸子,长长的睫毛,英挺的鼻子,和王源品尝过,极为柔软的嘴唇。王源举起王俊凯一只手臂把自己圈起来,缩进人怀里。王俊凯感受到突然的凉意,悠悠睁了眼,见人快要缩成一团了,唇边笑意深了。于是搂的更紧了些。王源没有转过头看他,身子却抖了一抖,王俊凯就轻轻在人耳后吻了一口。

王源大概明白这个吻示好的意味,一颗委屈的心也终于藏不住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滴到床板上,王俊凯把人脑袋按在自己怀里,眼泪就沾湿了薄薄的衣服。

而王源很快便不哭了。

语调却还是浓浓的哭腔:“我不愿哭的,铸剑者告诉我这是女孩子家的作为,我是主人的剑,是最为骁勇坚强的呀。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王俊凯听的心疼,干脆不让人说了,一把吻了上去。


*
铸剑人发现自个儿搞错了剑灵和刀灵的性别,对面的御姐掰弯了一向刻苦严谨的师姐不说,连自己最为得意的门生也把小剑灵攻略了。

原本耍了个小聪明想为两个徒弟寻一门好亲事的,还求了红线,没想到自己老糊涂了。

王源看着王俊凯笑的傻兮兮的样子,指着人额头:“哇啊啊啊啊王俊凯你不是真的喜欢我啊要是我不是剑灵呢……你就要和别人在一起啦QAQ!”

王俊凯还是伸手揉了揉人脑袋。

“小剑灵,说好的以身相许。”
“走,我们办事去。”王俊凯把人打横抱起。

老头子怒地拍桌子:“老朽这是在看什么龌龊的场景啊!”

王俊凯俯在王源耳边:“你不是早就想服务主人一起体验阿殊说的快感了么?”

王源被那人声音闹得整个人都在发痒。
“谁怕谁啊。走!”连原本预期的挑衅都软绵绵的。

老头子快要晕过去了:“王俊凯!!老朽没有你这个徒弟!”

end

【有点ooc……不要打我……大半夜心血来潮觉得一定要写完。(但是感觉半夜并没有人看所以现在发233另外 有人想看番外吗quq想看的话我把原本想写却没安排的情节写出来】
感谢阅读 食用愉快。
欢迎挑错别字TUT


评论

热度(148)

  1. 无问君晓_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晓_阿壤壤壤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