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问

〖梧桐有松〗心动

神明仙贝:

  用直男宋北的话来说,进棒球队还有这种福利,没进球队的人大概要懊悔死,他指的这个福利则是棒球队每年一度的联合旅行,除了一帮硬邦邦的男孩子球员外,组织方还会顺道邀请各校的女生啦啦队一同前往。消息刚出的时候,整个棒球队的男生都和打了激素一样激动,人生三大错觉中的一大错觉正在发生,每个男生都感觉好像参加了旅行就能泡到妹子,实际上真正能引起妹子们注意的也就只有宋北之类的帅哥。




  宋北摩拳擦掌,在四人到食堂吃饭的时候一直话多得没完,沈佲听得都烦了,抱怨着这届学弟不行不行。而班小松一直脸蛋红红,左手放在桌子下,右手捏着筷子动作有些不自然。沈佲扫了一眼邬童,果然邬童表情很是得意,此时他正用右手把玩着班小松的左手,或捏或和他十指紧扣,要不是宋北这没眼力见的喊了邬童一声,邬童全部的注意力根本没留一点儿给其他人。




  “童哥!你都不知道多少女生在论坛发帖问你去不去。”




  邬童翻了个白眼,“去NM。”




  “别啊童哥,虽然说是旅行,但是听说老杨租了个特好的场子给咱们练球,好像还有喜欢我们球队的妹子给我们球队特意编了啦啦队的舞,你不去那咱多没面子啊。”




  班小松来了兴趣,“我们球队还有啦啦队了!还专门为我们编舞?”




  “对啊小松,专门给咱们编的。”




  “那当然要去啦!童童,去啊,我们球队的啦啦队诶!”




  邬童隐约预感不妙,什么狗屁啦啦队,编舞非要到旅行的时候跳,平时比赛咋不见有什么啦啦队,但是班小松兴奋的模样他又不好泼冷水,只有嘴里含含糊糊说了句随便你。班小松立即站起来和宋北击了个掌,瞬间成为战友。




  虽说班小松和邬童关系发展成现在这样,但他骨子里的直男因子也不容小看,特别是要跟一大群女孩子相处,再怎么神经大条也得保持自己帅气的人设,毕竟对外还是棒球队的队长嘛。邬童就不怎么高兴了,看着班小松晚上写完习题就在衣橱前选衣服,他从班小松的身后贴过来,“随便瞎JB穿穿得了,你丫又不是去参加晚会。” 班小松声音提高了理直气壮,“那怎么行,我们棒球队的啦啦队能看到一个不帅气的队长吗?不能!”




  邬童心想你和我出去约会倒是穿得不讲究嘛,顺便吐槽他,“那上次到游乐园你····” 班小松一下子僵住了,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转头,“我我我····我想了好久,我睡觉都在想跟你,跟你出去,那个约会穿什么···我怕····我怕我穿得差你会生气。” 那天穿得是挺可爱的,就是没那么正式,没想到这小子还挺在乎嘛,“有比现在还难选?”




  班小松用力点头,“难多了!”




  邬童在心里偷乐,将班小松转了个身面对衣橱,然后把下巴垫在班小松的肩膀上,手臂往前伸,手指划过衣柜里的衣服挑挑拣拣,接着挑出一件出来在班小松身前样了样,班小松看着对面镜子里的自己还有邬童此时暧昧的动作,不由地心跳加速,邬童对此时镜子里班小松的表情很是满意,“就这件吧。” 班小松胡乱地点头然后扯过邬童手里的衬衣抱在怀里,像只受惊的小白兔。




  对于这次旅行邬童看得比较随便,他甚至连行李都是打电话让管家简单准备后由司机送来,班小松惊讶邬童旅行的所有家当居然只有一个背包大小,而自己的行李堆在地上大包小包,除了衣物外还有妈妈特意准备的点心说要分给棒球队的队员们,这就算了,他甚至被宋北鼓动着买了好些棒球塞满一个行李包,号称到时候要在上面签名送给啦啦队的女生。




  邬童大概要气死,身上背着自己的背包,手里还帮班小松提了几个行李袋,班小松想抢过来自己拎,但邬童不愿意还说等见到宋北一定要打爆他的狗头。班小松瑟瑟发抖,给宋北发了条信息,宋北缩着身子躲在沈佲的背后,“学长,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求你罩着我。”沈佲踹了他一脚,“他俩在一起还有你撮合的一份力,现在你这是给邬童拆台吗?” 宋北摇摇头,“我只是让童哥驻场啊,童哥不在哪有妹子。” “你不是说你比邬童帅吗?” “那童哥加我不就是帅乘以二吗,多好。” 沈佲听了装作要呕吐,刚把头抬起来就看见远处邬童和班小松正往这边走来。




  班小松手里就两个小塑料袋,跑起来轻盈得很,老远就在跟他们挥手了,棒球队的队员和班小松关系都很好,但基本不知道班小松和邬童的关系,所以看到班小松穿得有些酷帅都不怀好意地凑过去跟班小松开玩笑,“队长,这回一定有妹。” “队长帅了帅了,也给咱队找个漂亮女经理呗。”




  邬童的脸别提有多黑了,一记眼刀扫过去,还有几个不怕死的队员嘀嘀咕咕,“邬童一天到晚就管队长。” “他又不缺妹子咯。” 




  “嘿,TMD说什····”邬童话还没说完就被宋北半抱着拦住,“童哥别别别,算了算了。” 然后装作认真跟那几个队员说,“惹毛我们头牌,小心队长宰了你们。” 沈佲溜到班小松旁边,“小松,你咋让邬童带那么多东西啊。”




  班小松有些尴尬,用手遮着嘴在沈佲耳边说,“我带了一包棒球呢,要给啦啦队签名。”




  沈佲瘪了瘪嘴,“那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一路上邬童都不是很开心,班小松捧着饭盒里妈妈做的小蛋糕都不好意思给邬童了,邬童抱着手臂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班小松用手指沾了些奶油犹豫地伸到邬童嘴边,想了想又收回手指,然后小心地又凑到邬童的嘴边。邬童猛地睁开眼睛,“有完没完。” 班小松的手指瞬间凝固在空气中,“童童~”还是惯用的招数,邬童也顾不得旁边有没有人在注意他们,直接张嘴一口咬住了班小松的手指。他没有太用力,怕咬疼班小松,柔软的舌头在班小松的指腹上轻舔,又绕着指尖打转。班小松没想到邬童还不松口,似乎旁边已经有人注意到他们,班小松赶紧把手指往外抽,可邬童不满意,稍用了些力气咬紧,“嘶····” 班小松吃痛,走道另外一边的宋北傻愣愣地看过来,刚要出声就被沈佲捂住了嘴,邬童这才放过班小松。




  实在是太刺激了。




  宋北都不敢往下想,多少女孩的心就在此刻摔得粉碎,那个不可一世,冷漠霸气的邬童同学,居然也会使这种小孩子的性子。




  邬童心情稍微好一些,舌头舔了舔嘴唇用以回味,班小松还湿着的手指是擦干净也不好,不擦干净也不好,只能晾在空气中等它自己风干。




  好不容易终于到达旅行的集合地,果然有一辆大巴下来的都是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不只是班小松他们棒球队,其他一些也参加旅行活动的棒球队,全部都陷入了兴奋当中。这种少男少女之间暧昧的荷尔蒙悸动,在宋北,邬童,沈佲,班小松,他们一行人下车后达到了沸点。有好些妹子原本就是宋北他们的迷妹,一直都有来看他们打比赛,这次见到真人说不激动那绝对是假的。




  邬童觉得这些倒还可以理解,毕竟自己本校的好多女生见到他和宋北都是很害羞的模样,他只是没想到,班小松居然也异性缘满满,许多学姐类型的妹子见到班小松眼睛都要发光,咳咳,可能是邬童夸张了,但他这还是头一回感觉到了危机,毕竟平时那些说班小松可爱的男生,他根本都没在怕的。




  显然因为他们球队的颜值普遍较高,啦啦队的女孩子们更愿意把时间浪费在他们球队成员的身上。宋北平时对班小松邬童他们的感情确实比较迟钝,但是撩妹这种事却是相当在行,几个女生被他逗得哈哈大笑,沈佲在他旁边小声问,“你那暗恋的学姐不要啦?”宋北笑着说,“估计她也不会喜欢我,还是算了。” “你这个人真没毅力。”沈佲不知出于什么心态说了这么一句,说得宋北一愣,大概暂停了几秒钟,宋北又像没事人一样,“既然没有希望,何必吊死在一人身上。” 沈佲的手臂被一个女生勾住,他确实很久没有恋爱了,女生笑起来很可爱,对他也是大大方方,“沈学长!我超喜欢你的,你是我最喜欢的捕手了!”不知为什么,沈佲忽然想起了之前宋北为了凑合邬童和班小松而故意和他演的那场戏,只觉得眼前的画面,很是熟悉。




  班小松是第一次被一群女生给包围,大家都在议论着他。




  “真人好小一只皮肤好好啊。” “好可爱啊天啊!” “队长也太可爱了吧,上次的比赛跑得超快!” “小奶狗本人吧!”




  班小松红着脸不知所措,自己这么受欢迎吗?原来自己在女孩子当中的人气也不差嘛。不由地心中暗暗自喜得意洋洋,被人夸得爽到脑子晕乎乎开始大肆宣扬自己球队的战绩,把队员们挨个都吹了一遍,深怕这些妹子不知道他们建队有多么艰难。说到嗨了,还从旁边把邬童拉了过来,邬童往这一站,女生们更加兴奋起来,班小松踮着脚勾住邬童的肩膀,“多亏了他,如果没有童童就没有我们棒球队!是童童拯救了我们!” 望着邬童红了眼眶吸吸鼻子差点激动得哭出来,“你们都不知道童童有多好!我投球那么好都是童童教的!”怎么感觉现场氛围有些奇怪,本来女生们对班小松爱慕的情绪,演变成看着班小松和邬童周围冒出粉色的泡泡,邬童虽然一脸不耐烦的臭脸,但还是好好的半弯着腰方便班小松勾住他的肩膀。班小松把邬童无脑吹了一通,然后抱着邬童的手臂死活不放开,“我一定会和童童打进全国联赛的!”邬童感觉尬到爆炸,这个笨蛋到底在说什么?啪啪啪,啦啦队的女生们为他们鼓掌,“邬童学长要和小松队长加油哦!” “我们永远支持你们!”




  正当邬童感觉这帮女生都他妈有病的时候,有个瘦瘦白白的小姑娘偷偷将一个粉色的信封塞给了班小松,然后快速跑开,班小松后来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收到情书了。




  邬童跟班小松往住宿旅社走,一路上班小松都在把玩着那封情书,邬童想抢,班小松一直侧着身子挡住,邬童下令道,“给我撕了。” 班小松将情书揣进口袋,“这是人家的心意嘛。”




  “撕不撕?”




  “哎呀,我明天还给她。”




  “你还要还给她?”




  “对啊。”




  “我看你TM是欠揍了。”




  “我第一次收到情书诶。”




  邬童握紧拳头,对啊,他那样猛烈地追着班小松,强势又有些野蛮的霸占班小松,其实他好像也没有问过班小松所期望的理想爱情是什么样,是不是他用力过猛了,或者班小松其实喜欢的是这样温柔缓慢一笔一划的心意。




  邬童闭上嘴不说话,一路上都安静得不像话,下午活动他也找了借口不去,班小松以为他生气哄了好几次邬童都不开口,班小松只好怏怏的找到沈佲心惊胆战地说了一通,沈佲是猜不到邬童在想什么,但看到班小松着急的模样就先安慰了几句,毕竟下午的活动他们棒球队还是要表现出一些诚意的,人家啦啦队的女生这么老远过来于情于理都应该把人家照顾好。




  班小松闷闷不乐,眼前队友们欢快的在湖边烧烤也不能让他提起兴致。那个给他递情书的女孩子小心走到他旁边,手里端着的盘子上放了两串刚考好的肉,“那个····小松队长····”班小松看到她还是把自己的情绪先调整到正常,总不能让女孩子难堪吧,“是给我的吗?”




  “嗯····” 女孩子很是害羞,脸已经红通。




  班小松接过她手里的盘子,“谢谢你哦。”




  “····小松队长····我····我叫林兰····我····我关注你们球队····嗯····很久了。”




  “谢谢。”班小松咬了一口烤肉,味道很好,要是童童在就好了,可是童童好像不喜欢吃这种东西吧,班小松又皱了皱脸。




  “我想····我想问你····”




  班小松低着头,“恩?”




  “你有没有···有没有···”




  班小松心里大概能猜到这个女孩要说什么,应该让她说下去吗?或者当场拒绝?会不会让她觉得难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会想那么多,礼貌的拒绝应该怎么说,天,他从来都没有预演过这样的场景,邬童给他的感情是强势的,不容他反抗的,而面前的女孩子有少女的羞涩和温柔,看起来也小小的好像打击她一下她就会晕倒,哎呀,好麻烦啊。




  “看····看了吗?”




  “啊?”




  “我····我写的。”林兰捂住脸,实在太不好意思了,这是她第一次和喜欢的人告白。




  班小松想了想决定还是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他微微蹲下身子,以便林兰可以看清自己的脸,“你是喜欢我吗?”




  林兰简直不敢和班小松对视,但是她握紧了拳头还是点点头,她不想错过这个和班小松独处的机会,那个经常出现在班小松旁边的投手邬童,整天臭着一张脸,好可怕。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哦。”班小松微微一笑。




  “诶?”林兰有些震惊地放下手,“已经有····有女朋友了吗?对不起···我听朋友说你是单身,对不起!”




  班小松抓了抓后脑勺,“没关系,我本来想着就是要来把那封信还给你的,谢谢你喜欢我哦。”班小松从口袋里掏出那封还没拆开的情书重新递到林兰的面前,“给你。”




  林兰接过信,“那个女生···一定很幸福。”




  班小松眨眨眼睛,“是吗?”




  “嗯,因为小松队长又好又温柔。”




  班小松不太好意思,“还···还好啦。”




  也许是解开心结,林兰没之前那么害羞了,说了许多许多班小松自己都没发现的优点,把班小松夸了个遍,“也许小松队长觉得球队是因为邬童学长来所以才会变得这么好,其实如果没有你把大家都凝聚在一起,你们的球队也不会像现在这么优秀。”




  班小松没想到林兰会这么说,那么邬童呢,邬童是怎么想的,当初为什么要进球队,一直陪着自己走到现在,邬童会不会也像林兰这样想过自己呢?班小松觉得有些心酸,他多希望林兰的这番话是邬童亲口对他说。




  到了傍晚回去旅社,班小松看见房间里空空的,邬童并不在,心里有些失落,邬童还在生气吗,他都已经把情书还回去了,整个人无精打采地躺倒在床上,连澡都懒得去洗了,干脆掀开被子准备埋头大睡,忽然在被子下面看到一个白色的信封,上面写着‘打开’两个字,这个字班小松熟悉到不能更熟悉了,这是邬童每晚教他功课的时候都会给他写的字。




  班小松的心跳得快极了,砰砰砰,几乎要蹦出来。




  邬童写的,邬童写了什么,邬童不是在跟他生气吗,天啊,邬童不会写信要跟他分手吧。




  班小松都不敢打开信。




  在打开与不打开中纠结了十分钟,最后班小松一咬牙,闭着眼睛打开了信封。




  当他看着纸上的一笔一划时,他几乎可以想到写着这些字的邬童大概是什么样的表情,应该是无奈的微笑,但眼中还是泛着柔情。




  那信的开头。




  -喂,班小松。就这么想要情书吗?想要不会告诉我吗?-




  班小松噗嗤笑出来。




  -事先说明,我并不是没有想到给你写,只是我觉得太矫情,不愿意写这种娘们兮兮的东西。但是看到你今天收到情书得意洋洋的样子,我想也许可能大概,你是喜欢这玩意儿的。




  -但是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写,随便写写,不会很长,你别瞎期待什么。-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我刚转校不久,我觉得你大概是个神经病吧,整天缠着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就觉得你很烦。你自己肯定都还记得,你那个时候比麻雀还吵,我在学校任何地方,你都能找到我,拼命缠着我要我跟你组球队。现在的你和那个时候的你倒是一样吵,那个时候我就算坐在车里,你都要来烦我,可是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你不知道过去的我是什么样子,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你只是在用你的方式坚持。那你知道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心动吗?是你在本子上写让我不要皱眉,说我笑起来更帅的那个时候,你把本子贴在我的车窗上,你猜不到吧,我从那个时候就心动了。-




  -我觉得你根本不会相信,所以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进这个球队一方面是因为你太缠人,另外一半是我不想看你难过,那天你的球队宣布解散,我去找过你,沈佲告诉我当时发生的事,后来你应该能想起来,我找到你还请你吃了烤肠,我想让你高兴,所以我说我要加入你的球队。-




     -你确实不怎么会打球,我每次教你打球,管教你不到一天,你就会把前一天说过的话忘记了,我说你的各种问题,你总是答应得好好的,可是过一阵就忘了,还要麻烦我来提醒你。虽然每次比赛后,我都会看着老杨录的视屏说你这里动作不标准,跑垒跑得不够快,要数落你一番,但是我也看得到你每一次都在进步,虽然没告诉你,我觉得表扬了你,你会太过得意,所以才会说你的不足,有的时候念太多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烦,但你好像从来都不会生气和不耐烦。因为你说你的梦想就是总有一天你要带着你的棒球队打进全国联赛得冠军,所以以后我该管你的地方还是要管你,你一定要做好被我管一辈子的准备。学习的时候要认真学,考进我们班你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你不说我也知道,其实你是想和我在一个班上课,所以不要想着给我考出这个班,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上一次我们比赛得第一的时候,我们都很兴奋,虽然那个在全国联赛拿冠军的梦想目前还实现不了,但是如果可以实现,想想那个时候我们站在颁奖台上,下面有那么多人为我们欢呼,你一定也想看到那样的场面吧,所以那以后也跟我一起努力吧。-




  -班小松,今天写的这些娘们兮兮的东西,你要是觉得是情书你就当它是情书吧,我肯定不会比那些女的写得肉麻,不过你人是在我身边,如果你还想让我写这种东西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比较喜欢用嘴讲,以后我们还有很多很多年讲未来要说的话。现在写到这里就足够了,你选择了我,我也同样有选择你。-




  ‘哔’,班小松听见有人用房卡开门的声音,着急的跑下床冲到门边。




  门外是邬童刚刚买了两杯奶茶回来,他估计班小松也差不多玩累该回房间了,没想到刚开门班小松就冲进他的怀里,死死抱住他的腰。




  “班小松。”




  “最喜欢你。”




  “啊?”




  “最喜欢你了。”班小松在邬童的怀里蹭了蹭。



评论

热度(1874)